馬上評|不管“靜音車廂”效果如何,人們是真的想要靜靜

澎湃特約評論員 易之

2020-10-26 15:4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最近,京滬高鐵要設“靜音車廂”的消息,在網絡上引起不小的波瀾。據報道,今年年底前,京滬高鐵將推出“靜音車廂”,願意遵守相應行為規範的旅客,通過12306網站和手機客户端等購票時可自行選擇“靜音車廂”。
這則消息之所以吸引眼球,是因為人們實在是苦噪音久矣。除了個別熊孩子嘰嘰喳喳、上躥下跳,部分執着於公放音效的手機使用者,也在充電寶、流量包的加持下實力大為增強。可以説,現在坐一趟高鐵,真的很想讓自己靜靜。
靜音車廂,自然是奔着這樣的期待而來的。只不過現在也沒有細則,可不可行、效果幾何,依然懸在半空。比如睡覺打呼允不允許?電話能不能接?説話能不能説?上述行為如果都允許,是不是還有個分貝指標?如果違反了規定,會被調換車廂嗎?這些問題能不能解決,顯然關係到“靜音車廂”能不能常態化運轉。
“靜音車廂”甚至可能提供一種極端的立場預設:在“非靜音車廂”是不用安靜的。正像有網民擔心的,如果有人在車廂裏為噪音一事吵起來,是不是可以反駁“想要安靜你去靜音車廂啊”?如此一來,在車廂保持安靜,反而從一種普適的公共規範,變成了一種消費特權,乘客想要靜靜,連基本的道德高地都失去了。
其實在國外也有“靜音車廂”的嘗試,比如媒體報道,2012年澳大利亞悉尼在公共交通線路上推出了“靜音車廂”的服務。乘客在該車廂內需要把手機調成靜音,如果要聽電話或者對話,必須要離開車廂,聽音樂也必須戴耳機,廣播報站名也一律會取消。可見,這裏的“靜音車廂”是“沒有一點聲音”的特殊服務,將安靜這一需求做到了極致。
事實上這也給了我們一種啓發,“靜音車廂”的存在,不能對沖“在公共場合保持安靜”的常識,“靜音車廂”是將這一需求以極高的標準來實現,而非“出此車廂、吵鬧隨意”的暗示。
無論“靜音車廂”真正落地後效果如何,把乘客對安靜的訴求置於公共層面的討論,仍是很必要的。這種討論越多,越是能夠形成一種意識層面的約束,擴大“在車廂保持安靜”的基本面。就像戴口罩、用公筷、公共場合不吸煙等規則,也是在反反覆覆的言説下,成為新的社交習慣。保持安靜這一乘車規範,也可能在社會高強度的重申之下,激發人本能的羞恥之心,成為被廣泛接納的共識。
人們對“靜音車廂”的熱議也説明,如何在公共場所得到安靜的舒適體驗,極大地關係到人們對公共服務評價。正像網友呼籲的:“請飛機、電影院也安排上。”熙熙攘攘的都市生活,人們是多麼渴望靜靜,各種公共場所也不妨以此為契機,研究下可行性。
當然,靜音是個人化的感官體驗,條文規章約束起來並不容易。最好的辦法依然是,讓在公共場所保持安靜成為社會生活裏最基本的禮儀,變成內化的道德,這需要我們所有人的努力。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勤餘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靜音車廂

相關推薦

評論(87)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