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丨內卷化,更像是成熟社會的“富貴病”

澎湃首席評論員 沈彬

2020-10-24 20:1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我的父親是共和國的同齡人,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扎排隊的水手。
什麼是扎排呢?早些年,中國的公路建設比較落後,長三角一帶水路比較發達,運大型木料,就會把木材紮成大木筏,再安裝一個螺旋槳,這可能是世界上最粗糙的“機動船”了。
扎排隊不僅能夠運木材,而且因受限於上海市內路況,很多大型的工業設備也是通過扎排隊運輸的。後來,我在查上海地方誌的時候,發現父親並沒有忽悠我。當年,代表最先進生產力的巨型化工設備,靠最原始的扎排運進了上海。
如今,我看到黃浦江渾濁的江水,總會想象年輕的父親意氣風發,白衣飄飄,在黃浦江裏乘風破浪的樣子。
但,扎排這種運輸方式,很快被淘汰了,父親被改派去學內河輪船,當上了輪船的大副。又沒有多久,上海的內河輪船也被時代淘汰了,他就上了岸,做了一名碼頭工人。再後來,又遭遇了90年代的國企下崗潮。
人生不斷轉崗的那些年裏,父親考出了內河航運證,學會了電焊,學會了吊車,還考出了糕點證……
可能,父親吃的苦比較多,從小就讓我認真讀書,能夠坐上“坐辦公室”的崗位。
只是當年的父親,可能沒有想到,如今坐“辦公室的崗位”,無論是“工資白領”“社畜”,還是挺這幾天大熱的“打工人”,已經在輿論場裏面成為一個嘲笑和自嘲的角色。
這背後大熱的另外一個詞,叫做“內卷”,這個詞早就脱離了當初人類學學術研究的語境,相反在社會情緒層面激起了共鳴。
這個詞可以約等於:機會越來越少,競爭越來越大,投入產出比越來越低。學校競爭越來越激烈,之前考試是好生對差生的淘汰,現在變成雞血和更雞血的競爭。單位的入職門檻從之前“人均985”,突然上升到了“人均碩士985”,而工資卻似乎沒有水漲船高。
那為什麼內卷化了呢?
抱怨內卷化,其實預設了一個前提,就是現在不像之前有那麼多機會,可以脱穎而出,還是過去機會多。
所謂“機會少”:跑道越來越擁擠,人們變得越來越庸常和“精緻”,其實,這恰恰是一個發展日益成熟的社會,應該有的樣子。 
以改革開放之前的30年來説,對於個人是一個相對動盪、規則不明確的社會:1980年代盛行“讀書無用論”“腦體倒掛論”。這個時代裏面,“楊百萬”可以因為國庫券的交易漏洞而突然暴富,“傻子瓜子”年廣久可能因為賺錢太多,就被扣上投機倒把的罪名。你看到的是馬雲搭建起的阿里巴巴的大廈,卻不知道8848、易趣網早已死在了先驅者的路上。
一個不穩定的社會、變動的商業規則,可能會帶來“更多的機會”,而一個成熟的社會則顯得更加無趣,但競爭的規則會更明確。孰優孰劣?“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寫成詩句很美,但是生活在“滄海橫流”的日子裏,並非個人之福。
所謂的內卷化,更像是中國社會日益成熟的一個“富貴病”。大學的大門越開越廣,大學生的身份不再“金貴”;靠拼搏擠進北上廣深的人,當然懂得教育的重要性,導致班級裏“差生”的消失;商場裏一夜暴富的機會越來越少了,因為行業規則越來越明確,“暴富”的機會都被寫進了刑法裏。
機會越來越少,競爭越來越大,投入的邊際效益越來越低,這難道不是經濟學裏面“充分競爭”的表徵嗎?
當下是中國承平的時代,如今成為輿論場爆點話題的“輔導孩子作業”“週一起牀困難症”“小鎮做題家一無是處”,更像是成熟社會里面的閒情雅緻,顧影自憐,相對於祖輩父輩經歷着家國、社會的動盪,這些話題連“茶杯裏的風暴”都談不上。
其實,內卷化背後還有一種悲觀的情緒,似乎認為撞到了“發展的極限”。其實無論是商業的發展還是科技的進步,新的賽道會隨時打開,新的維度會隨時添加進入你的生活。幾年前,人們以為中國的互聯網就是BAT的三國志,結果拼多多、頭條系等一再脱穎而出殺入核心戰場。
其實,人類歷史上宣揚“走到了極限”的理論,經常會被打臉。無論是1970年代就一直在説“發展到了盡頭”的羅馬俱樂部,還是早20年説“歷史進入終結”狀態的福山。
發展的賽道會隨時“天降正義”,機會永遠屬於那些有準備的人。強調內卷化,除了把自己感動了,其實並不會改變世界。
作為職場人,如果你不願意“內卷”,你可以選擇新的賽道,發現新的人生樂趣。作為家長,你不必強求孩子每門功課都全班第一,而是應該找到他最喜歡的是什麼。
接受不完美的自己,接受不完美的孩子,接受越來越競爭激烈的社會,不必跟着三天兩頭的熱詞顧影自憐。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勤餘
校對:欒夢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內卷化

相關推薦

評論(106)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