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上評|拒絕內卷,走向自己的遼闊

澎湃首席評論員 西坡

2020-10-24 19:5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因為一篇精彩的《門將撲出30球,中文男足0:12憾負醫學 》,北大“中文男足”將他們在輸球生涯中發現的快樂分享給了大眾。這份不一樣的快樂,在這個到處説“內卷”的時代,具有特別的意義。但是如何闡釋其嚴肅價值,並不容易。
人類學家項飆指出,內卷有一個很重要的機制,就是不允許退出。大家不知道除了競爭之外,還有別的什麼方式值得去生活。如果你退出競爭,你有道德壓力,比如周圍人的議論,父母的失望等等。
“中文男足”的走紅,無意中開闢了一種退出競爭的渠道。我們球踢得爛,但文章寫得騷啊。賽場失意,自媒體得意,這叫揚長避短,差異化競爭。
但是不要過度解讀“中文男足”在輿論場上取得的另類成功。
是説輸贏不重要嗎?並非如此。既然是比賽,輸贏自然是重要的,如果完全不在乎輸贏,那麼既是對對手也是對自己的不尊重。假如“中文男足”隊員們是為了賽後的十萬+而上場,那就不是有趣而是有心機了。
失敗首先是失敗,不正視失敗就成阿Q了。北大“中文男足”前隊長曹直在演講《退一寸有退一寸的歡喜》中説,“中文男足的意義大抵如此,它教會我們失敗,教會我們平庸,教會我們面對現實。”我想,這句話是再認真不過的。
北大清華等名校的學生都有一個包袱,即他們曾經獲得過毋庸置疑的成功,就是高考那回。這個包袱有兩個效果,一是激勵他們繼續努力,取得更多世俗意義上的成功;二是在他們難以取得更多成功時刺激他們,“好漢不提當年勇,你也只是個凡人”。
此前有一篇熱門報道《績點為王:中國頂尖高校年輕人的囚徒困境》,展現的是這些年輕人在內卷遊戲中艱難適應的一面;“中文男足”卻告訴我們,當下的年輕人不都是內卷遊戲的被動參與者,他們不僅能夠接受自身的平凡,而且能夠從平凡處重新出發,“走向自己的遼闊”。
我們必須試着想一想,假如“中文男足”不是北大的,假如他們沒有妙筆生花的能力,只是一羣普通的少年,認認真真踢球,結結實實輸球,那麼你還會尊重他們嗎?如果你是他們的父母,會不會忍不住説“球踢得那麼爛,為什麼要浪費時間?”
反對內卷,不是反對競爭,而是反對為了競爭而競爭,反對不創造價值的競爭。內卷扼殺了競爭的意義,讓輸家不甘心,贏家不快樂,輸了想翻盤,贏了還得不停地贏下去。
良性的競爭應該是讓參與者各取所需。適合這條賽道的,繼續奔跑。不適合的,換條賽道,同樣出彩。不論贏家還是輸家,都能享受比賽。
我腦海裏已經聽到有人在説,你説得對我都懂,但現實是殘酷的,怎麼能拿孩子的未來冒險呢?一邊吐槽內卷,一邊參與內卷,大概是許多人的生活常態。但是我要説,你怎麼知道你以為的對孩子好就一定是對孩子好呢?
制度並不完美,仍然需要持續改進。不讓萬馬千軍走獨木橋,就得鋪設更多的橋樑、隧道。但是體制機制的藩籬要破除,頭腦中的藩籬也要破除,否則不管有多少條新路,人羣依然會堵在那條熟悉的舊路上。
在一個日漸開放的社會,抱持一種過時的觀念是有害的。就好比在手機即將普及的時候,花大價錢囤BP機很不明智。技術發達、物質富足的未來社會,對人才的要求必然會是多元化而難以定義的,人類更要學着為開放式的人生目標而努力。
放棄內卷思維,學會和自己相處,恰恰能夠提高適應能力。路是走出來的,不是等出來的。插圖 蔣立冬  海報 鬱斐

插圖 蔣立冬  海報 鬱斐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程仕才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內卷,北大

相關推薦

評論(6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