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雲:螞蟻集團已完成上市定價,數字貨幣遠沒到搶標準的時候

澎湃新聞記者 蔣夢瑩

2020-10-24 12:34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10月24日,中國金融四十人論壇(CF40)聯合各組委會成員機構在上海召開第二屆外灘金融峯會,峯會主題為“危與機:新格局下的新金融與新經濟”。
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馬雲在演講中透露説:“我很自豪的宣佈,昨天晚上確定了螞蟻上市的定價,這是第一次科技大公司在紐約以外的地方定價,這是三年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但是今天發生了。世界的變化是神奇的。”24日上午,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馬雲,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峯會上發表主題演講。  澎湃新聞記者 趙昀 圖

24日上午,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馬雲,在第二屆外灘金融峯會上發表主題演講。  澎湃新聞記者 趙昀 圖

馬雲還分享了他的經驗與觀點:
第一,今天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和未來結合,如何適應未來的標準,怎麼樣去彌補未來的空白。我們想明白未來是如何以及自己到底要做什麼,然後再去看看別人怎麼做。如果永遠重複別人的語言,討論別人設計的主題,我們不但會迷失現在,更會錯失未來。
第二,創新是一定要付出代價的,我們這代人必須有所擔當。創新一定會犯錯誤,問題並不在於怎麼樣不犯錯,而是犯了錯誤以後能不能完善修正,堅持創新。很多時候把風險控制為0,這才是最大的風險。
第三,互聯網金融必須有三個核心要素:一是豐富的數據;二是基於大數據的風控技術;三是基於大數據信用體系。用上述標準衡量,可以看到P2P根本不是互聯網金融,不能因為P2P而把整個互聯網技術對金融的創新給否定了。
馬雲還強調,今天的世界迫切期待一個真正為未來思考的、全新的金融體系。今天的金融體系是工業時代的產物,是為了解決工業化而設置的全面的金融體系,是“28理論”,即為了投資20%來解決80%的問題。而未來的金融體系是要解決“82理論”,幫助80%的小企業和年輕人,來帶動20%的人。要從過去的“人找錢”、“企業找錢”到轉型為“錢找人”、“錢找企業”、“錢找好企業”。評價這個體系唯一的標準就是是否普惠、包容、綠色、可持續,背後的大數據、雲計算和區塊鏈等前沿技術,今天能夠擔當起巨大責任。
馬雲呼籲,新金融體系是未來的方向,創新走在監管前面是正常的。在二戰以後,當時的人們有遠見為後代為未來設計了一個很好的金融體系,我們今天有責任去建立一個真正屬於未來、屬於年輕人和下一代、屬於這個時代的金融體系。今天全球的金融體系必須改革,不然不僅僅是失去機會的問題,而是讓全世界陷入更多的困境。
馬雲指出,數字貨幣體系是一個技術問題,但又不僅僅是技術問題,更是一個解決未來問題的方案。數字貨幣可能會重新定義貨幣, 儘管貨幣的主要功能仍然在,但是一定會重新定義貨幣,就象蘋果手機重新定義了手機,打電話只是一個功能。數字貨幣遠遠沒有到搶標準的時候,是創造價值,是需要思考如何通過數字貨幣建立新型的金融體系,為全世界思考未來,思考全球的貿易怎麼做,更要思考這世界上應該要用經得起考驗的技術的基礎上所建立的數字貨幣。真正去解決世界貿易可持續、綠色和普惠的問題。
附演講全文:
尊敬的陳元主席,各位領導,各位金融界的朋友們,大家上午好。
感謝大會的邀請,很高興有這個機會和大家一起學習、交流、探討。
2013年,也是在上海,我跑到上海陸家嘴的金融峯會發表了一通互聯網金融的異想天開的觀點。七年過去了,今天我這個金融的非官方非專業人士,很高興來到這個非官方論壇分享看法。
今天要不要來講,坦白説我也很糾結。但是我想我們這批人,有一個東西是責無旁貸的,就是為未來思考的責任,因為這個世界雖然留給我們的發展機會很多,但是關鍵性的機會也就一兩次,現在就是到了最關鍵的時刻。所以我想我還是要講一講我自己的一些想法,這些想法,是我們自己十六年實踐經驗總結出來,加上有幸擔任聯合國數字合作高級別小組聯合主席和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倡導者期間,跟全世界的學者、專家還有實踐者探討交流得出的。我想我反正已經退休,在非官方的論壇上,暢所欲言一下,分享一個外行非專業人士的專業觀點,供大家參考,可能不成熟,講得不對,貽笑大方,大家估且一聽: 
第一,一直以來我們有一些思維上的慣性,比如總覺得要為了跟國際接軌,必須要做歐美髮達國家有,而我們沒有的所謂空白,要填補國內的空白。把填補國內空白當作追求的目標。
我一直覺得在今天的形勢下,填補空白這句話是有問題的,不是因為歐美的就是先進的,就是我們要去填補的。其實今天我們不應該刻意或者一味的要和哪個東西接軌,適應哪國的標準,填補哪個空白,今天我們要思考的是如何和未來接軌,怎麼適應未來的標準,怎麼彌補未來的空白,我們要想明白未來是如何的,以及自己到底要做什麼,然後再去看看別人怎麼做,如果永遠重複別人的語言,討論別人設定的主題,我們不但會迷失現在,更會錯失未來。
二戰以後,世界需要恢復經濟繁榮,佈雷登森林體系建立起來,對全球經濟的推動是巨大的;後來亞洲金融風暴發生,巴塞爾協議講的風險控制越來越受重視,到後來變成了一個風險控制的操作標準,現在的趨勢越來越象是全世界變成了只講風險控制,不講發展,很少去想年輕人的機會、發展中國家機會在哪裏,這其實是導致今天世界的很多問題的根源。我們今天也看到巴塞爾協議本身也讓歐洲的整體創新受到了很大的限制,比如在金融數字化方面。
巴塞爾協議比較象一個老年人俱樂部,要解決的是運轉了幾十年的金融體系老化的問題,系統複雜的問題。但是中國的問題正好相反,中國不是金融系統性風險,中國金融基本上沒有風險,是缺乏系統的風險。中國的金融和其他剛成長起來的發展中國家一樣,在金融業是青春少年,還沒有成熟的生態系統,沒有完完全全的流動起來,大銀行更像是大江大河和血液的動脈,但是我們今天需要湖泊、需要水塘,需要小溪小河,需要各種各樣的沼澤地,缺少了這些生態系統,我們才會澇的時候澇死,旱的時候旱死,所以今天我們國家是缺乏健康金融系統的風險,我們要建設的是健康的金融系統。就象老年痴呆症和小兒麻痹症,症狀看起來很象,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病,如果小孩子吃了老年痴呆的藥,不光會得老人的病,還有很多莫名其妙的病。這個巴塞爾協議就是考慮治系統老化、過度複雜的老年人的病的,我們要思考的是跟着老年人我們要學什麼?老年人和年輕人關注的都不一樣,老年人關心的是有沒有醫院,年輕人關心的是有沒有學區,是完全的不同體系的思考。
今天,我很自豪的宣佈,昨天晚上確定了螞蟻上市的定價,這是第一次科技大公司在紐約以外的地方定價,這是三年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但是今天發生了。世界的變化是神奇的。
第二,創新一定要付出代價,我們這代人必須有所擔當。
習近平主席講過“功成不必在我”,我理解這句話講的是一種責任,講的是為未來、為明天、為下一代去擔當。今天世界的很多問題包括中國,都只能用創新去解決;但是真正的創新,一定是沒有人帶路的,一定需要有人擔當,因為創新一定會犯錯誤,問題不是怎麼樣不犯錯誤,而是犯了錯誤之後能不能完善修正,堅持創新。做沒有風險的創新,就是扼殺創新,這世界上沒有沒風險的創新。很多時候,把風險控制為零才是最大的風險。
當年的赤壁之戰,曹操把船連起來的思考就是最早的航母的思考,但是一把火讓中國一千年再也沒有人敢去想航母這個事,一旦想到這把火,誰還敢去創新,這是一個錯誤消滅一個時代的創新。
七八年前我提出過互聯網金融,但我們一直強調互聯網金融必須有三個核心要素:一是豐富的數據;二是基於大數據的風控技術;三是基於大數據信用體系。用這三個標準衡量,就會看到P2P根本不是互聯網金融,但是今天不能因為 P2P把整個互聯網技術對金融的創新給否定了,其實我們要想一想,中國怎麼可能在幾年內出現幾千家互聯網金融公司?幾千家P2P是什麼原因導致的? 
今天我們的監管確實很難。創新來自市場,來自基層,來自年輕人,對監管的挑戰越來越大。其實監和管是兩件事,監是看着你發展,關注你發展,管是有問題的時候才去管,但是我們現在管的能力很強,監的能力不夠,好的創新不怕監管,但是怕昨天的方式去監管,我們不能用管理火車站的辦法來管機場,不能用昨天的辦法來管未來。
監和管不一樣,政策和文件也不一樣,今天是這個不許那個不許的文件太多,政策是機制建設,激勵發展。今天需要“政策專家”,而不是“文件專家”,制訂政策是一門技術活,其實解決系統複雜性的問題,我可以提供淘寶的經歷作為參考。17年以前,我們制定了很多不允許的政策,當時淘寶的政策非常複雜,商家都看不懂,後來我們提出來,加一減三,你要加一條政策,就要減前面三條。我們現在的文件越來越多,導致誰幹都可能出事情。
理論和系統是不一樣的,專家和學者是不一樣的,專家是幹出來的,乾得很厲害,但不一定會總結,很多學者是不具體幹,但是能從別人的實踐中形成理論。只有專家和學者結合起來,只有理論和實踐結合起來,才能真正去創新解決今天和明天的問題。我們需要來自實踐的理論,不是來自辦公室理論的實踐,P2P很多,就是來自辦公室理論的實踐,正確理解P2P給我們的巨大教訓,不是否定互聯網技術,更不要再重複辦公室理論的實踐。
我覺得有一個現象,全球很多監管部門監管到後來,變成了自己沒有風險,自己部門沒有風險,但是整個經濟有風險,整個經濟不發展的風險。未來的比賽是創新的比賽,不僅僅是監管技能的比賽。我的理解,習主席説的執政能力的提升,是指在監管有序下的健康可持續發展,而不是監管了沒發展。
第三,金融的本質是信用管理,我們必須改掉金融的當鋪思想,依靠信用體系。
今天的銀行延續的還是當鋪思想,抵押和擔保就是當鋪。這在100年前也是很厲害的思想,沒有抵押,擔保這些創新,就不可能有今天的金融機構,中國經濟40年來不可能發展到今天。
但是靠資產和抵押的體制會走極端,這幾年跟很多企業家交流,中國的金融當鋪思想最為嚴重,要麼是資產全押了出去,壓力巨大,壓力大以後動作變形;要麼肆無忌憚貸款,不斷加槓桿,負債搞的很大。大家都知道:你向銀行借10萬塊,你有點慌;借1000萬,你和銀行都有點慌;借10個億,你一點不用慌,銀行會很慌。還有一個習慣,銀行喜歡給好企業、不需要錢的企業貸款,結果讓很多好企業變成了壞企業,形成了多元化的投資,錢太多也惹很多事。
抵押的當鋪思想,是不可能支持未來30年世界發展對金融的需求的。我們必須用藉助今天的技術能力,用大數據為基礎的信用體系來取代當鋪思想,這個信用體系不是建立在IT基礎上,不是建立在熟人社會的基礎上,必須是建立在大數據的基礎上,才能真正讓信用等於財富。其實要飯的,也必須有信用,沒有信用,連飯都要不到。
——今天的世界,期待一個真正為未來而思考的全新的金融體系。
今天的金融體系是工業時代的產物,是為了解決工業化而設置的全面的金融體系,是“28理論”,什麼叫“28理論”?為了投資20%來解決80%的問題。而未來的金融體系是要解決“82理論”,幫助80%的小企業和年輕人,來帶動20%的人。要從過去的“人找錢”、“企業找錢”到轉型為“錢找人”、“錢找企業”、“錢找好企業”。評價這個體系唯一的標準就是是否普惠、包容、綠色、可持續,背後的大數據、雲計算和區塊鏈等前沿技術,今天能夠擔當起巨大責任。
各位,如果在二戰以後,當時的人們有這樣的遠見,為後代、為未來設計了一個很好的金融體系,我們今天有這個責任和思考,去建立一個真正屬於未來、屬於年輕人和下一代,屬於這個時代的金融體系。
今天我們不是做不到,而是不去做。今天我們的技術發展讓我們已經完全可以做到這些,遺憾的是很多人不願意去做。今天全球的金融體系必須改革,不然不僅僅是失去機會的問題,而是讓全世界會陷入更多的混亂,因為創新走在監管前面是正常的,但是當創新遠遠走在監管前面的時候,當創新的豐富度和深度遠遠超過監管想象的時候,就不正常了,社會和世界會陷入混亂。
拿數字貨幣來説,如果用未來的眼光打造30年後世界所需的金融體系,數字貨幣可能是非常重要的核心。今天的金融確實不需要數字貨幣,但是明天需要,未來需要,成千上萬的發展中國家和年輕人需要,我們應該問自己,數字貨幣到底要解決未來的什麼實際問題?十年以後的數字貨幣和今天的數字貨幣可能根本就不是一回事,這個數字貨幣不是從歷史上去找,不應該從監管角度去找,不應該從研究機構去找,而是從市場去找,從需求去找,從未來去找。這件事事關重大,我們的研究機構不應該是政策機構,政策機構也不能僅僅依賴自己的研究機構。因為數字貨幣體系是一個技術問題,但又不僅僅是技術問題,更是一個解決未來問題的方案,數字貨幣可能會重新定義貨幣, 儘管貨幣的主要功能仍然在,但是一定會重新定義貨幣,就象蘋果手機重新定義了手機,打電話只是一個功能。數字貨幣遠遠沒有到搶標準的時候,是創造價值,是需要思考如何通過數字貨幣建立新型的金融體系,為全世界思考未來,思考全球的貿易怎麼做,更要思考這世界上應該要用經得起考驗的技術的基礎上所建立的數字貨幣。真正去解決世界貿易可持續、綠色和普惠的問題。
最後我想説,今天人類社會到了最關鍵的時刻,千萬不要小看這場疫情,這場疫情是倒逼人類社會進步的力量,不亞於二戰。從金融本身來説,從美國不斷的向世界各國,特別是美國不斷向華爾街股市輸入大量現金,各國都在跟隨其後,大家想過後面的結果會怎麼樣沒有。它所帶來的巨大影響遠遠超過我們今天很多人討論的技術層面的問題。我們對今天世界上很多的組織機構,不是簡單的去反對它,而是一起重新思考他今天的價值,無論是聯合國,WTO,還是WHO,這些組織確實存在很多問題,消滅這些組織並不解決問題,但這些組織應該怎麼面向未來,如何改革,是要重新思考的。
新金融體系是未來的方向,不管我們高興不高興,它一定會起來,不管我們做不做,一定會有人去做。未來我相信改革是要付出犧牲的、是要付出代價的,我們這一代人要做這樣的改革,可能下一代才能看到,我們可能是負重前行的一個人,這是歷史的機遇,也歷史的責任。過去16年,螞蟻金服一直圍繞着綠色、可持續和普惠發展,如果綠色、可持續和普惠、包容的金融是錯誤的話,我們將會一錯再錯、一錯到底,謝謝大家!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鄭景昕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馬雲,數字貨幣

相關推薦

評論(72)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