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屆回聲丨人工智能時代,人類會再就業,還是失業?

澎湃新聞記者 王心馨 張唯

2020-10-24 12:1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編者按:第三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將於10月30日-11月1日在上海舉行。包括61位諾貝爾獎得主在內,近140位諾貝爾獎、圖靈獎、菲爾茲獎、沃爾夫獎、拉斯克獎等全球頂尖科學獎項得主出席。論壇期間將有130餘場科學家獨立演講、70餘場主題峯會,大部分活動將通過網絡向公眾直播。
在往屆的頂尖科學家論壇上,人工智能一直是這些科學家樂於討論的話題。相比擔心智能機器人意識覺醒,將人類統治,眼下更讓人擔憂的是,隨着人工智能日漸精進,智能化發展的各行各業提高了產能效率,使部分重複性工作退出舞台。看起來,人工智能讓部分人失業了。
在智能時代,什麼工作會被機器人淘汰,哪些工作不容易被淘汰,如果不想自己被時代淘汰,我們可以做些什麼?澎湃新聞特此整理了世界頂尖科學家論壇往屆參與者關於上述問題的討論,希望從他們的觀點中找到一些啓示。
人工智能將讓部分人失業。

人工智能將讓部分人失業。

相比擔心智能機器人意識覺醒,將人類統治,眼下更讓人擔憂的是,隨着人工智能日漸精進,智能化發展的各行各業提高了產能效率,使部分重複性工作退出舞台。看起來,人工智能讓部分人失業了。
這其實是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自從機器人的概念在科幻小説裏首次出現……甚至更早,自從工業革命爆發,機器大生產最開始為商家創造利潤的那一天開始,人類便開始了無休無止的失業焦慮。
在智能時代,什麼工作會被機器人淘汰,哪些工作不容易被淘汰,如果不想自己被時代淘汰,我們可以做些什麼?在這個時代,做什麼工作最有可能被機器人淘汰?幹什麼最不容易被淘汰?
此前,英國廣播電視台BBC曾基於劍橋大學研究者 Michael Osborne 和 Carl Frey 的數據體系分析了 365 中職業在未來的“被淘汰概率”。其中,電話推銷員、打字員、會計這三份職業成為“被淘汰”概率前三的工作。
科學家也擔心會失業
看完這份名單,你或許會感到“絕望”。在這次的論壇上,就連頂尖的科學家都表示自己的工作有可能會被替代。
1998年數學領域最高獎菲爾茲獎得主、英國數學家威廉·蒂莫西·高爾斯在接受採訪時就説:“我的工作最終將被計算機取代,這可能需要幾十年,比人工智能取代汽車廠或其他地方的工人花費更長時間。
如果連數學家都開始擔心自己會失業了,我們是不是真的會進入人工智能帶來的失業時代?
“我不知道,但在整個人類歷史中,很多人類做過的工作,後來都被技術超越,人類不再被需要,我想數學研究可能就是其中之一。也許未來,計算機還會擅長教數學。”高爾斯説。
“大家現在很擔心機器人會取代我們的工作,會覺得年輕人、老年人找不到事情做。我覺得不是這樣,我應該是比較樂觀的一派。新科技會帶走一部分工作,但也會創造一些新的職業。比如,120年前有了車之後,我們看到養馬的人不再養馬了,他們變成了汽車工廠的工人。大家會問未來工作從哪兒來呢?我也沒有辦法告訴大家一個答案,就像早上科學家講到的我們不知道知識未來會走向何方,但是我們覺得未來一定會有知識創造新的就業。”2010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説。
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認為,所有的技術都會使崗位流失,特別是在美國和歐洲,自動化會讓很多崗位消失,每三個月就有20%的崗位因為自動化消失了,所以科技肯定會讓崗位消失的,這個是毫無疑問。除了重複勞動的工作崗位外,服務業也會受到自動化的影響。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在論壇上提到,中國有5-6%人在從事服務業,美國有80%勞動力在服務業勞動的,所以服務業肯定是受到自動化的良性影響。在中國,40%的勞動力是在工業就業,這個效率是比較低,在美國工業的勞動力佔比是12%,所以我們認為自動化肯定會讓一些低效崗位消失,會創造一些高效的崗位。
但科技是否會創造新的就業崗位?答案又是肯定的。問題應該是,科技是否現在會創造新的崗位,我們如何來培訓就業團隊,讓他們更好地適應自動化的時代。現在我們在大學當中肯定是向這個方向轉移。
實際上,更早之前,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曾發表過類似的觀點。人工智能發展可能會威脅就業,但肯尼迪認為:如果人類有能力發展開發出機器,機器搶走人類的工作,那我們同時也會創造新的就業。如果你想要有工作,一定會有的,就是不斷去學習一系列技能,不要只做一件事情,而且要終身學習,工作了以後要持續學習,新的就業一定會出現,因為還有很多事情是人工智能機器人做不到的,然而人卻可以做到。
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還説到了一個有意思的觀點。他在論壇上問了這樣的一個問題:在近代人類歷史上,哪一個時期經歷了因為創新而產生的崗位流失或,哪一個時期經歷了最大的就業崗位變革?答案就是中國改革開放之後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就業崗位變革。因為在80年代之前,70%都是務農的人,但在2010年只有15%是務農人口了,可以看到65%人口是失業了,為什麼呢?因為1978年改革開放之後造成了他們的失業,但這是壞事嗎?不是壞事,所以,我們不需要擔心人工智能會讓人類失業,至少在未來40年是不需要什麼擔心。
保持學習
那麼人工智能時代下,我們又該如何培訓勞動力?如何通過學習讓自己價值升值,不會被機器取代?
“關於自動化時代如何培訓勞動力?這個跟行為經濟學關係不大,而是關係到人力資本的問題,我們現在看到整個市場,整個行業經歷了非常巨大的變化。應該想一想如何調整人力資本的策略。首先我們要去調整我們的人力資本的框架,我們要培養一些綜合性的素質人才,讓他們有不同的勞動技能。然後讓一些比較新興產業能夠吸引到人才,讓人才能夠被吸引到這些新興行業當中去學習,進行培訓。”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在論壇上提到。
同事 ,他表示,未來,我們不能夠完全指望大學培養完全對口的專業人才,我們必須要確保人們是可以自學的,讓他們可以不斷隨着科技和行業發展,不斷改善自我,提高自我。我們要有自主學習精神,不是説我們處於被動,被迫無奈才去學習,才去轉型。
2019年沃爾夫農業獎得主戴維·齊爾伯曼也認同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的觀點。他説:“我們如果要打敗AI或者機器人,我們必須要不斷的保持自主學習。我給大家舉個簡單例子,35年前我第三次來中國,幾年前又來了一次中國,我發現中國出現了很多新的職業,跟我30年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樣,而且我們可以看到生活質量是大幅上升的。我10年前和現在去非洲,我發現非洲職業或者是就業類型沒有什麼太大的變化。我覺得這個職業或者是就業崗位出現很大的變化就是因為有很多的創新出現了,這些創新創造出新崗位、新技能等等,我們可以看一下,創新可以大幅提升人們的生活質量,讓人們生活的世界變的更好。我們應該利用這樣的創新,這樣顛覆性的發展。現在從統計學上來講,中國人的生活質量肯定是比之前好很多很多,我覺得這也是因為中國這幾十年經歷了很多創新和變革。改革或者是變革也會帶來很多新崗位,也會讓很多舊崗位消失,我覺得政府需要做一些應變的對策。”
那麼政府可以做哪些舉措來幫助那些工作會被替代的人呢?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也給出了自己的看法。他説道:“要追趕趨勢,追趕技術應該是人類自己,政府要提供一些額外的激勵鼓勵,而不是説政府完全不管。其實政府特別應該給人們這種激勵,因為進行終身學習的最好渠道是在企業內部,而不是在大學。如果一個人一直在一個企業工作,其實他可以在崗位上不斷學習。”
現實的情況是,部分公司通常會面臨這樣的情況:好不容易培訓了一個人,結果這個人被其他公司挖走了。這樣就會讓這些企業他們不太願意花大力氣培訓這些人。那麼,問題就變成如何才能夠在這種環境下給員工做適度的培訓?他認為,應該在這個人所在的工作範圍內,在這個企業的層級上進行培訓。
“我在新加坡看到一個很好的解決辦法,每一個勞工他們都有一個培訓賬户,他們這種激勵是在地方政府層級推進的,也就是説每一個勞工有一個賬户,在賬户中放進相當於500美元的新加坡幣,然後用這些錢可以讓企業給這些勞工進行培訓。這就相當於政府批准企業內部進行培訓,勞工可以選擇在哪裏去培訓。這就是一種激勵,可以鼓勵人們終身學習。我認為大學並不如企業更適合這種培訓,就是這個原因。”克里斯托弗·皮薩里德斯説。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李躍羣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人工智能,機器替代

相關推薦

評論(21)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