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觀察|尊重動物的生存和境遇,就是尊重人自身

澎湃特約評論員 連清川

2020-10-23 09:47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我家收養的第一隻貓“大喬”(公貓),完全出於一次意外。
那時它一直在我們小區裏晃盪,有一天偶然地站在了我家窗口。我老婆不謹慎地拿了幾顆狗糧放在手裏給它。它大概是餓狠了,一口下去就把她的手給咬破了,嚇得我趕緊帶她去打狂犬疫苗。
我對它有些懷恨在心,所以儘管之後的一個月時間,它一直在我家的窗口遊蕩,雖然也給它吃的,但是我並不打算收養它。哪怕有時候颳風下雨,它躲在空調機上避雨,看着可憐,我也狠着心不讓它進門。它也沒有勉強,只是遊蕩着,每天我們上班時,把我們送到小區門口,然後就回去。
那一天早上,我們快出門的時候,聽見空調鐺鐺鐺一聲聲作響,趕緊跑出去看,是一個大概十來歲的小男孩,拿石頭在打它。我們馬上衝出去護着,然後大叫道:幹嘛打它,它又沒有得罪你。
這時候衝出來一位中年男子,衝着我們吼道:關你們屁事,打流浪貓怎麼樣?打死它也跟你們沒關係。
吵了一架之後,無疾而終。但是我們知道再也無法坐視不理,就讓它進了門。
這是我們的幸運。它是一隻極其乖巧粘人的小貓,脾氣十分温順,每天都要爬到身上和我們親熱。但是它有嚴重的應激反應,只要家裏來了陌生人,它一定會躲起來,怎樣也不肯出來,一直到它能夠確認來人是我們的朋友親人,之後就開始發嗲。
每次看見它這樣,我們就很心酸。
在太原國家電網門口,保安用開水燙懷孕的流浪母貓,導致腹中五隻小貓當即死亡,其後母貓也救治無效死亡的新聞,的確非常令人憤怒。但這樣的義憤與譴責,最終基本無效,既不能防止未來虐待動物事件的發生,也不會讓流浪動物的處境變得更好。
我們在過去看到過不少虐貓、虐狗的新聞,其中夾雜着烈性犬咬死人的新聞,使人們對於城市流浪貓狗和寵物的態度矛盾重重。一方面,人們對於流浪貓狗的處境報以一定同情,並對於那些喪心病狂虐待流浪動物的行為痛恨痛斥;但是另一方面,對於城市中日益增加的流浪動物數量憂心忡忡,對於貓狗攻擊路人的行為極其擔憂和憤怒。
這樣的矛盾心理,可謂不值一哂。因為人們無法充分理解的是,這根本就不是一回事:前者所涉及的事情,是人性;而後者所涉及的事情,是法律。
從現代社會建立以來,人們對於生命權的概念在不斷地擴展。在文藝復興時期,人性的崛起使歐洲思想家們借用古希臘哲學家普羅泰格拉的格言,喊出了“人是萬物的尺度”這樣的響亮口號,它背後所倡導的理念,是人人平等,是將人性從宗教的束縛中解放出來。
但這一格言同時還藴含着深刻的科學哲學觀念,它催促人們去研究和征服自然,從而提高人類的福利。在這樣的精神鼓舞之下,出現了大航海,工業革命和資本主義大爆發。
而現代社會在工業革命的後遺症,環境污染、生物大滅絕、海洋和氣候危機中逐漸意識到,人類並不是萬物的主宰。當人們過度開發自然的時候,自然會反噬人類,給人類自身造成生存危機。於是,生命權逐漸從人類身上,擴展到動物,甚至擴展到植物。
動物福利主義,是從19世紀就開始的一項動物權利運動,到1960年代,逐漸成為各國的立法,到現在為止,已經有100多個國家設立了與動物福利相關的立法。按照聯合國世界動物衞生組織的定義,“動物福利是指動物如何適應其所處的環境,滿足其基本的自然需求。科學證明,如果動物健康、感覺舒適、營養充足、安全、能夠自由表達天性並且不受痛苦、恐懼和壓力威脅,則滿足動物福利的要求。”
如果説這樣的要求看似繁縟的話,那麼最簡單的一個概念就是,尊重動物的生存與境遇,便是尊重人自身。因為人就是從被可以任意虐待、奴役和殺害之中,通過不斷的抗爭和努力,才發展成為平等的一個物種,而現代文明的基本標誌,就在於對於他人的生命權的尊重。
如果我們能夠理解人的生命權,也就能夠理解動物的生命權。動物福利主義的缺失,並不是因為我們對於動物權利理解的不足,而是我們對於人的生命權的理解和尊重不足夠,我們對於人性,也就是人之所以為人這件事情的理解不足夠。
當我們自己的權利容易被侵奪和支使的時候,我們自然而然的反應,就是去侵奪和支使我們能夠侵奪和支使的生命,比我們弱小的、弱勢的、更加缺乏保護和依靠的人,以及動物。
虐殺動物,除了極少數的心理疾病人羣之外,多數是弱勢人羣對於更加無助的動物的侵害,它更多的是對自我弱勢心態的移情和轉移。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豈非對於虐殺動物的惡行無解?
不是。現代社會的人人平等觀念,並不能真正地導致社會的公平、公正和正義。事實上的不平等是真實存在的。但是,現代社會之所以被稱為文明社會,是因為我們建立了一套公共有效的秩序,從而防止“每個人與每個人的戰爭“的發生,因而也防止了包括私刑、血仇甚至看上去是“俠義”行為的類似於基督山伯爵式的復仇。哪怕是弱勢羣體被侵害,被剝奪,被欺凌,他們/她們也只能通過法律手段去逐漸地追求公正和正義。
因而,對於虐殺動物問題的根本性解決,在於立法,是通過法律的形式,制止和懲罰那些不尊重動物基本權益、侵害文明原則和傷害人性尊嚴的行為,這種行為,應當明確列為犯罪行為。它甚至與動物福利無關,它只是對現代文明原則和法治精神的一種確認。
而至於流浪貓、流浪狗的減少,核心在於,其一,對寵物繁育場的監管和管理,其二,對於購買寵物者的權利約束。因為城市流浪貓流浪狗的增加,問題的核心在於遺棄和遺失。
另外,對於那些由於疏於對寵物的管理造成人身傷害,畜養烈性寵物(包括藏獒、羅威納犬)行為,同樣需要納入法律監管的行列。
寵物管理並不是一件太複雜的事情,因為人類對常見動物的研究和理解,已經足夠讓我們形成一套完整的法律法規,來進行有效的約束。而真正複雜的,是人性。是什麼造成了人們對於動物持續不斷的虐殺和殘暴?
因為有的人,人性的進化還沒有全面、完全進化到文明的程度。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周子靜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虐待動物

相關推薦

評論(103)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