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島為什麼叫北島——中國當代作家的筆名由來

河西

2020-10-22 17:0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朦朧派著名詩人北島,原名趙振開,為什麼起這個筆名?
1969年,北島和芒克(原名姜世偉)到河北省白洋淀插隊,1978年底,芒克與北島共同創辦文學刊物《今天》。芒克回憶説,創辦《今天》雜誌的時候,他們覺得自己應該有個筆名,正如魯迅、巴金等眾多文壇前輩一樣。有一次他們倆在晚上騎車,芒克想起北島是個南方人,但是一直生活在北方,那時候北島剛出了一本詩集叫《陌生的海灘》,裏面也提到很多島,芒克覺得北島是那種外表看起來很冷、很獨立的詩人,叫“北島”這個名字是非常合適的。而芒克原來有個外號叫“猴子”,猴子的英文不是“Monkey”嗎?音譯過來就變成了“芒克”。北島

北島

中國當代作家,起筆名是司空見慣的事。一個個性昭彰又朗朗上口的筆名,往往給人留下美好的第一印象,無形中也給他的作品加分不少。而起筆名,有的隨意,有的刻意,有的一看就知道是筆名,有的卻隱藏得很深,但不管如何,在其背後有一個讀者未必能猜到的緣由。
(以下人名按出生年月排序)
路遙(1949-1992)
原名王衞國,著有《平凡的世界》《人生》等。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故名路遙。用了筆名以後,他的女兒,也改姓路,取名路遠,從遙遠之意。
多多(1951- )
原名慄世徵,朦朧派詩人。
多多原來是男高音,他的筆名“多多”與音樂有關,他説:“這與音樂七音符有關。七音符開腔即唱‘do-re-mi’,寫成中文就是‘多來咪’,我選擇‘多’這個音符重疊一下,便成了自己的筆名。當初取這個筆名的時候,原以為會很少重名,心中還有幾分竊喜。近些年到公園散步,好幾次聽到背後有人喊‘多多’‘多多’,我以為有人叫我,但轉身一看,才發現是一個貴婦人正在叫喚她的寵物狗……”
舒婷(1952- )
原名龔佩瑜,朦朧派詩人。
舒婷出生時,祖父循族譜“佩”字輩,為其起名叫“龔佩瑜”,即王珮瑜的“佩瑜”,瑜是美玉,佩戴美玉的意思。
舒婷在上幼兒園時,媽媽嫌這個名字不諧音,於是改名為龔舒婷。《詩刊》刊用她的第一首詩《致橡樹》時沿用“舒婷”,如此舒婷便成了她的筆名。
殘雪(1953- )
原名鄧小華,先鋒女作家,著有《黃泥街》等。
用殘雪作為筆名,是因為她“覺得殘雪這個意象比較美,有獨立的個性,拒絕融化,也可以説是踩得很髒的雪”。
陳村(1954- )
原名楊遺華,上海市作協副主席。
1971年,陳村赴安徽無為縣鄉村插隊務農,開始文學創作,就用黃山北麓陳村水庫的名字作為他的筆名。
莫言(1955- )
原名管謨業,2012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
莫言説:“我從小就是一個非常愛説話的孩子。在我們農村叫做‘炮孩子’……也因為我喜歡説話,喜歡説真話,給我們的家裏帶來了很多的麻煩。所以過了幾十年以後,當我要寫小説準備發表時,使用的筆名叫‘莫言’。就是告誡自己要少説話。”同時,“莫言”又是他的真名中“謨”這個字拆成的兩個字,這和金庸從他的真名查良鏞的“鏞”字拆成“金庸”二字,在方法上是一樣的。
歐陽江河(1956- )
原名江河,當代著名詩人。
因為與另一位詩人江河同名,而改名歐陽江河,歐陽是他母親的姓。
鬼子(1958- )
原名廖潤柏,廣西作協副主席,主要作品有小説“瓦城三部曲”。
關於這個筆名,鬼子自己説:“我是一個用心來寫作的作家。所以,在決定用鬼子作筆名的時候,其實是用心地選擇了一種成敗。這是需要膽量的。首先,這樣的筆名在世俗的面前,必須是放棄了許多功利的。這對一個世俗的人來説,自然是一個難題,何況是一個作家,我卻因此而做到了。”
葦岸(1960-1999)
原名馬建國,當代散文作家。
葦岸曾經對海子解釋自己筆名的由來:“起初來自北島的一首我很喜愛的詩《岸》。此外,這個名字在視覺上是一片樸素風景;還有它原本的諧音可警我在靈魂上自勵一生。這是一個宜看不宜稱的筆名,至今無論是別人這麼叫我,還是我自稱,我都有點難於開口。”
陳希我(1962- )
原名陳曦,當代小説家,著有《我疼》《抓癢》《冒犯書》等。
“希我”是“曦”字拆解開來。
紅柯(1962-2018)
原名楊宏科,陝西作協副主席,著有《西去的騎手》《老虎!老虎!》《烏爾禾》等。
“宏科”意為五子登科。他的家鄉陝西岐山,周的龍興之地,周公廟就在他家附近,召公拜甘棠離他家更近。家鄉男子大多都是科字輩,上學第一天,老師叫一聲紅科(宏科),教室裏立馬站起大半男生。那時他就意識到紅科(宏科)太平庸、太世俗、太勢力。
紅柯,是他的原名“宏科”的諧音。1983年,他發表第一首詩《紅豆》時依然署名楊宏科,引來詩友們大肆嘲笑。他便想要好好考慮一下,畢竟筆名對一個詩人太重要了。《紅豆》是一個少年對愛情的無限嚮往與想象,不是針對哪一個少女,完全是但丁《神曲》裏形而上學的抽象女性。紅豆生南國,北方、西部高地,聳入雲天的不是羣山而是樹,他便採用了“紅柯”這個筆名。他説:“於是就這樣預先完成了一個關中農家子弟向西域大漠兀立荒原的樹的轉變。1985年大學畢業,一年後,一股神祕的力量把我帶到天山、帶到大漠,傲然迎擊沙暴冰雪烈日的樹出現在我眼前時,就有一種找到了自己的感覺。”從“宏科”到“紅柯”,就是到了西域大漠那種自由解放的暢快。土地——村莊——家族是封閉的、靜態的,草原大漠曠野是遼闊的、開放的、動態的。2010年,他寫長篇小説《生命樹》,天山大漠流傳着古老的傳説:一棵從地心生長出的生命之樹,每片葉子都有靈魂,這既是他的初心和靈魂,也是他自己的生命之樹。
但是要注意,這裏的紅柯,就是西域大漠中最有震撼力的胡楊和紅柳,並不是植物學意義上的紅柯。植物學意義上的紅柯,即紅綢木,學名小葉青岡,殼鬥科青岡屬常綠喬木,分佈在我國海南省,並不是天山的紅柯。
車前子(1963- )
原名顧盼,詩人、散文家、水墨畫家。
車前草又名車輪菜,多年生草本植物,生長在山野、路旁、花圃、河邊。三國吳陸璣《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注《詩經》“芣苢”:“一名車前,一名當道,喜在牛跡中生,故曰車前、當道也。”古時牛車、馬車或是人力車,在泥土或石子路上行進時,車前不停地出現這種草,因此被稱為車前草。另外還有人認為它是牛糞中的種子萌發出來的,故又稱為牛遺。因此,車前的生命力非常頑強。
顧盼患小兒麻痹症而殘疾,但他自強不息,以車前子自比,用頑強的生命力來對抗命運的不公。
西川(1963- )
原名劉軍,當代詩人,北京師範大學特聘教授。
在接受採訪時,西川説:“劉軍這名字太普通了肯定不能作為筆名。我就認識六個叫‘劉軍’的,估計可以成立‘劉軍俱樂部’了。大學時他們班上有一個人叫西小紅,我覺得‘西’這個姓氏很特別,於我就用了‘西’作為姓,至於‘川’這個字,沒有特別含義。後來有人説他這個筆名的意思是西邊的河,其實不是。”蘇童(1963- )
原名童忠貴,作家。
蘇童即蘇州的孩子,亦可解釋為蘇州的童忠貴。
雪漠(1963- )
原名陳開紅,甘肅省作家協會副主席。
“雪”是“白雪”的“雪”,“漠”是“沙漠”的“漠”,這個筆名代表了中國西部文化非常重要的兩個特點:第一,它有雪一樣的詩意;第二,它像大沙漠一樣厚重、博大、包容。
皮皮(1963- )
原名馮麗,著有《比如女人》《渴望激情》《所謂先生》等。
皮皮這個名字來自於瑞典作家林格倫的著名童話《長襪子皮皮》。
麥家(1964- )
原名蔣本滸,當代小説家、編劇。
叫麥家,一是因為塞林格的《麥田裏的守望者》,受這部小説的影響,他開始寫小説;二是因為家裏原來種麥子,麥子的家鄉,不忘本的意思。
李洱(1966- )
原名李榮飛,當代小説家,著有《石榴樹上結櫻桃》《花腔》《應物兄》等多部。
在接受《中華讀書報》採訪時,李洱談到自己筆名的由來:“受父親的影響,我很小就喜歡文學,但正兒八經開始寫作,是從大學二年級開始的。用李洱這個筆名,已經到了九十年代了。當時我寫了一部中篇,叫《中原》。小説寄出去了,但沒有收到迴音,我也沒有留下底稿。小説中有某種自傳性質,裏面有一個人叫李洱。我後來經常想起這部小説,就用書中主人公的名字做了筆名。”
東西(1966- )
原名田代琳,廣西作協主席。
關於他的筆名由來,東西自己解釋説:“東奔西跑、東張西望、東塗西抹、東成西就,所以含義很廣。”這個筆名是他在《花城》上發表小説時第一次使用的。
伊沙(1966- )
原名吳一砂,學名吳文健,口語寫作代表詩人之一。
他説:“我是在一進大學給全校詩歌大獎賽投稿時首次起用了‘伊沙’這個筆名的。”那時候他心儀的朦朧派詩人北島、芒克、舒婷、顧城……都有一個比較洋範的名字,他覺得吳文健不行,太正經,就從他原來的名字“一砂”取筆名“伊沙”,又有“一沙一世界”之意。
談瀛洲(1966- )
原名談崢,復旦大學外國語言文學學院教授。
出自李白《夢遊天姥吟留別》:“海客談瀛洲,煙濤微茫信難求。”海客:浪跡海上之人;瀛洲:傳説中的東海仙山。《史記·封禪書》:“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萊、方丈、瀛洲三神山者,其傳在渤海中,去人不遠。患且至則船風引而去。蓋嘗有至者,諸仙人及不死之藥皆在焉。”
張生(1969- )
原名張永勝,同濟大學中文系主任。
張生為元曲《西廂記》裏的男主人公,名為張珙。
夏商(1969- )
原名夏文煜,著有長篇小説《東岸紀事》《乞兒流浪記》《裸露的亡靈》等。
夏商,是朝代,所以他的兒子,叫夏周。
葉開(1969- )
原名廖增湖,著有《口乾舌燥》《我的八叔傳》等。
葉開,原為古龍小説《邊城浪子》《九月鷹飛》主人公神刀堂堂主白天羽和魔教公主花白鳳之子,師承“小李探花”李尋歡,得“小李飛刀”真傳。馮唐(1971- )
原名張海鵬,著有《萬物生長》《不二》等。
出自《滕王閣序》:“馮唐易老,李廣難封。”而這個“馮唐易老”又出自於《史記·張釋之馮唐列傳》,漢文帝時的大臣叫馮唐。
一次漢文帝乘車遇到馮唐,談到趙將李齊才能,並感慨自己沒有廉頗、李牧一樣的將領去抵禦匈奴的侵犯。馮唐直言道:“即使漢文帝有這樣的將領,也不會任用。”這是馮唐自比廉頗。因為馮唐出仕尚晚,且因漢武帝求賢時已經年過古稀,心有餘而力不足。後世學者文人通常用馮唐來形容“老來難以得志”。作家馮唐説,在短暫的人生裏,我要做很多的事情,故名馮唐。
十年砍柴(1971- )
原名李勇,知名專欄作家。
十年砍柴從6歲到16歲,整整砍了10年柴,故名:十年砍柴。
喬葉(1972- )
原名李巧豔,河南省作協副主席。
河南話“巧豔”音似“喬葉”,因此得名。
朱山坡(1973- )
原名龍琨,廣西作協副主席。
因為出生在一個叫朱山坡生產隊的地方,就以此為筆名。
鬼金(1974- )
原名劉政波,著有小説集《用眼淚作成獅子的縱發》、長篇小説《我的烏托邦》。
鬼子+斯蒂芬·金=鬼金。鬼子即廣西作家廖潤柏,筆名鬼子。
張楚(1974- )
原名張小偉,河北唐山人,河北文壇“河北四俠”之一。
我問張楚為什麼起這個筆名,張楚對我説:“這名字朗朗上口啊,你不覺得讀起來張楚很好聽嗎?另外張是個多麼俗的姓兒啊,起名兒太難了。後來就用這個筆名發了第一個小説,我一些朋友讓我改名兒。我就跟他們説,我寫了這麼十多年,終於發了第一個小説,還改名兒,不改了就用這個張楚!後來就一直就用下來了。”
慶山(1974- )
原名勵婕,曾用筆名安妮寶貝。
2014年6月,“安妮寶貝”發微博證明自己筆名改為“慶山”,“慶”是有一種讚美敬仰的方式,而不是消極的、灰暗的態度。至於“山”,則是因為旅行。她爬過非常多的高山,山是有神性的,它跟天地都聯結在一起,有一個詞叫“靜山如如”,這個詞她比較喜歡,所以把兩個她喜歡的字組合成一個名字。
田耳(1976- )
原名田永,當代作家,著有《天體懸浮》《風蝕地帶》《一個人張燈結綵》等。
當地人稱呼男性都在姓名後面加個“兒”,用“田兒”發表作品不妥,於是原名田永的田兒把名字改為田耳。
潘採夫(1976- )
原名李耀軍,專欄作家。
潘採夫是原南斯拉夫著名球星,全名達爾科·潘採夫(Darko Pancev),1965年生於前南斯拉夫馬其頓共和國首府斯科普里,曾經效力過國際米蘭和貝爾格萊德紅星足球俱樂部,司職前鋒。在其參加貝爾格萊德紅星隊的91場聯賽中,共打入84球。李耀軍因為喜愛球星潘採夫,而以此為筆名。
阿乙(1976- )
原名艾國柱。
阿乙2012年接受《成都商報》記者採訪時這樣解釋自己的筆名:“我有不少筆名,以前寫專欄時用過四五個,比如李拜五、阿丙。阿乙是用得最久最經常的一個。寫小説的時候一直用。我取的筆名意義很小,近乎於空白。這比我的原名艾國柱要好很多,不會給我造成太大的心理壓力和責任感。”
曹寇(1977- )
原名趙昌西,著有《屋頂長的一棵樹》《越來越》等。
因為他註冊一個論壇時,那個論壇的初級會員叫“草寇”,高級會員叫“山大王”什麼的,他註冊了當然是初級會員,換個字,使它看起來像個人名而已。
天下霸唱(1977- )
原名張牧野,網絡小説作家,著有《鬼吹燈》。
因為唱歌太難聽,一唱朋友都跑光了,故名天下霸唱。
當年明月(1979- )
原名石悦,《明朝那些事兒》作者。
出自宋晏幾道《臨江仙·夢後樓台高鎖》:“當時明月在,曾照彩雲歸。”
滄月(1979- )
原名王洋,著有《聽雪樓》《鼎劍閣》《鏡》等。
“滄月”出自李商隱《錦瑟》:“滄海月明珠有淚,藍田日暖玉生煙。”
唐家三少(1981- )
原名張威,網絡作家。
唐家三少姓唐?排行老三?錯!在《天天向上》節目中,他曾提到過自己的筆名,是因為他小時候喝豆漿喜歡加三勺糖。“唐家三少”是“糖加三勺”的諧音。但後來他又笑談這是開玩笑:“我1998年開始用網名,當時有四個,分別是大少、二少、三少和四少,後寫作時就在網名中挑了一個,成了唐家三少。”
辛夷塢(1981- )
原名蔣春玲,當代言情小説家。
2006年因閲讀的網絡小説再次停止更新,辛夷塢產生自己寫作的想法,並以王維的詩名《辛夷塢》作為筆名開始文學創作。
《辛夷塢》為王維《輞川集》詩二十首之第十八首,全詩短短四句,在描繪了辛夷花的美好形象的同時,又寫出了一種落寞的景況和環境。辛夷,也就是紫玉蘭。辛夷塢,輞川地名,因盛產辛夷花而得名,在今陝西省藍田縣內。塢,周圍高而中央低的谷地,請注意,應讀wu第四聲。原詩為:
木末芙蓉花,山中發紅萼。
澗户寂無人,紛紛開且落。

落落(1982- )
原名趙佳蓉,青春小説家,著有《年華是無效信》《剩者為王》等。
筆名出自上海作家陳丹燕的《女中學生傳奇》。在該書中,女主人公就叫落落,是個作文很好、心比天高的女中學生。這個角色打動了落落,也和落落有相似之處,再加之“落落”可以組成落落大方等詞語。因此,她給自己起名為落落。
春樹(1983- )
原名鄒楠。因為喜歡村上春樹所以叫春樹。
顏歌(1984- )
原名戴月行,著有《異獸志》《桃樂鎮的春天》等。
顏歌的原名戴月行,是她奶奶起的,出自陶淵明《歸園田居》:“晨興理荒穢,戴月荷鋤歸。”從小,她的奶奶就盼望她的孫女日後能成為作家。
至於為什麼取筆名叫“顏歌”,“就是因為戴月行是一個太合適當筆名的名字,我總覺得自己要叛逆一下,”顏歌説,“這個筆名也相當偶然,最開始只是我的網名,後來就成為了發表作品的名字,然後就成為了筆名,並沒有真正認真考慮過。”在她看來,顏歌這個筆名毫無指向性:“和我小説中名字們的來歷倒是挺像:都是隨機的。”而從十五六歲開始,她就喜歡跟別人介紹:我叫顏歌,顏色的顏,唱歌的歌。她認為一箇中性色彩的名字,能讓人忽視其性別,而更專注於作品。
安意如(1984- )
原名張莉,當代散文作家。
“安”在古代中的解釋是安逸,“意如”源於“如意”。
六神磊磊(1984- )
原名王曉磊,專欄作家。
因為夏天被蚊子咬得不輕,喜歡用六神花露水塗滿全身,故名六神磊磊。那麼六神花露水的六神又是哪六神呢?是蟾酥、珍珠粉、雄黃、牛黃、冰片和麝香。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顧明
校對:劉威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當代作家,筆名

相關推薦

評論(2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