罹難160年,復建派與廢墟派爭論中的圓明園保護在小心探索

央視新聞調查微信公號

2020-10-17 22:22

字號
10月18日,圓明園罹難160週年,今天和明天我們該如何面對圓明園?
“馬首”迴歸,卻無處安放?
2019年11月13日,對於圓明園管理處的副主任李向陽來説,是個值得銘記的日子。這一天,圓明園十二獸首當中的“馬首”銅像捐贈儀式在中國國家博物館舉行。捐贈儀式現場,國家文物局宣佈:經與捐贈者澳門愛國企業家何鴻燊先生協商,“馬首”銅像,將交由圓明園管理處展陳、收藏。本文圖片均來自央視新聞

本文圖片均來自央視新聞


160年前的1860年10月,英法聯軍闖入北京,搶掠、焚燬了圓明園,12尊獸首也從此身首異處,流失海外。後來,雖經多次轉手、拍賣,7尊獸首現已回到中國,分別是牛首、虎首、猴首、豬首,現存於中國保利藝術博物館;鼠首、兔首則存於中國國家博物館,其餘5尊至今不見身影。
2007年,何鴻燊先生以6910萬港元成功將“馬首”收購,12年後,在澳門迴歸祖國20週年之際,將“馬首”捐給了國家,並希望“馬首”回到它的母體——圓明園。
“馬首”回家,卻很難有合適的地方將其安置,這份尷尬讓圓明園管理處的管理者們再一次意識到圓明園應該擁有一座具有一定規模的圓明園博物館。
其實早在2000年,這個願望便得到了國家的認可與支持。這一年,國家文物局和北京市政府正式批覆了《圓明園遺址公園規劃》,《規劃》指出:“初步考慮將圓明園展覽館、清史館和圓明園研究中心等內容安排在圓明園大宮門西側,便於遊人參觀、遊覽、研究和園務管理”。只不過這個《規劃》真要實施,困難很多,比如圓明園大宮門附近的“一畝園”地區長期都有居民居住,拆遷工作以及其他必要準備工作都沒有做完,博物館的建設就無法推進。
 
博物館不可能一日建成,但“馬首回家”卻迫在眉睫。這個時候,大家想到了一個地方:正覺寺。正覺寺位於圓明園三園之一的綺春園的正南部,1860年英法聯軍火燒圓明園時,正覺寺因北牆外的一條小河擋住了瘋狂的火舌,倖免於難,部分建築和古樹留存至今。
圓明園管理處於2002年對正覺寺建築羣進行了復建,如今已對外開放。幾經討論,各方都認為把馬首先展陳於位於正覺寺正中央的文殊亭內,是一個首選的方案。
目前,文殊亭及周邊的安防升級改造還需要招標、施工、驗收等多重環節。再加上今年新冠肺炎疫情,施工不得不一再推遲,導致沒辦法按照預期,在10月18日,火燒圓明園整整160週年之際,把馬首接回家。不過,他們會努力爭取在11月13日,也就是馬首捐贈一週年這一天之前,讓馬首回到圓明園。
尋蹤下落不明的文物,他們直言痛心疾首
據很多公開出版物的記載,1860年10月6日,英法聯軍在圓明園開始了瘋狂的搶掠和破壞。1900年八國聯軍再次闖入圓明園,對園內殘留景觀和同治皇帝兩次復建圓明園的建築以及珍藏再次搶奪和焚燬。
 
之後,國內軍閥、權貴乃至圓明園周邊的居民也開始攫取圓明園內的碑刻、太湖石、石構件、磚瓦、木料……到了20世紀60年代,大量人口進入圓明園,平山、填湖、砍樹、拆遺址、蓋房子……圓明園在一百年的時間內,實際上是歷經了反反覆覆的破壞。
據研究圓明園的專家估算,圓明園被搶文物散落在世界與中國各地,總數以百萬計;而流散於國內的文物都主要集中在北京。國內國外兩者的比例大約在二八開。
家住北京的劉陽,今年40歲。小時候曾因坐公車去頤和園在“圓明園”一站下錯了車,誤打誤撞走進了圓明園,被眼前“一片荒涼”的世界所震驚,從此與圓明園結下“不解之緣”。在劉陽的內心,一直有一種執念,就是希望有一天能夠弄清楚圓明園到底有多少文物流散於世界各地、國內各地,儘管他知道,這幾乎是一項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在不斷尋找圓明園文物下落的過程中,劉陽自費到過很多國外的博物館,也在北京的衚衕裏走街串巷。他不斷地發現原本屬於圓明園的文物,欣喜之餘,也經常感到心痛。劉陽説,即便是在海外的博物館,他也看到過圓明園文物被隨意放置、保護不力的情況。每當看到這樣的情況,劉陽就更加覺得讓漂泊在外的文物回到圓明園自己的“家”,顯得格外重要。
 
自從1976年圓明園管理處成立以來,歷代圓明園人都通過不斷的走訪,試圖發現圓明園文物的蹤跡。現如今,獲得資訊的渠道不斷拓寬,為文物尋找提供了更多的線索。
保持原貌or復建輝煌?爭議仍在持續
一直以來,圍繞圓明園的有關討論,專家學者的意見並不統一,一直存在兩種截然不同的觀點:一方是“廢墟派”,主張保持原貌、反映歷史滄桑;另一方是“復建派”,認為圓明園應該通過復建重新展現盛時的輝煌。
就在“復建派”和“廢墟派”的爭論中,圓明園管理處一直在努力進行小心翼翼的探索。
 
萬方安和俗稱“萬字房”,主體建築俯瞰成“卍”字型,萬方安和之名由此得來。古代的能工巧匠,把33間房子按“卍”字型建在水中,東西南北室室曲折相連,皇帝按四季的冷暖變化選擇不同朝向的房屋居住。房屋被毀後,很久一段時間,萬方安和遺址及其周邊環境就像照片裏顯示的一樣,破敗不堪。
2014年,圓明園管理處對萬方安和及其周邊環境進行了整治,讓人們可以更清晰地看到“卍”字型基座,想象萬方安和的盛日景象。
近年來,圓明園管理處對圓明園三園中的長春園、綺春園的宮門進行了復建,而大宮門區域是當前圓明園三園中唯一尚未恢復正門功能的區域。復建大宮門也成了圓明園管理處長期以來的心願。
 
然而真正要復建大宮門,卻並非易事。由於大宮門附近的一畝園地區長期有居民生活,復建無法實現。2015年開始,北京市海淀區對該區域進行整體拆遷,但幾年過去了,大宮門依舊沒有復建的跡象。不過讓圓明園管理處更為緊張和憂心的卻不在此,因為相比之下,園內更多遺址的保護似乎更加迫在眉睫。
據統計,圓明園園內現在共有86處地面可見遺存,其中56處為建築遺址、21處為疊石遺址,9處包括舍衞城在內的夯土遺址,而這86處可見遺存都不同程度地需要經常性的保護,其中,就連人們熟知的大水法,也面臨同樣的問題。
圓明園管理處既然有着強烈的願望,緊急保護為什麼會遲遲沒有進展,甚至停滯不前呢?
解放初期,圓明園遺址由頤和園管理部門代管。1964年10月,海淀區成立專業綠化隊,圓明園遺址交區綠化隊管理。1976年11月,圓明園管理處成立。自從成立至今,圓明園管理處就一直屬於北京市海淀區政府下屬的一家事業單位,處級建制。在這種情況下,很多工作規劃需要逐級上報、層層審批,這就意味着很多規劃計劃從上報到審批,需要經過更長的時間,也可能經歷更多的反覆和波折。
即便某些工作規劃得到上級批覆,但在實施前還必須舉行專家論證會。往往這個時候,“廢墟派”和“復建派”很難達成一致。
中國人民大學清史研究所教授王道成幾年前就曾專門撰寫文章,呼籲更高層級的有關部門重視圓明園遺址公園的建設,將其列為一項國家級文化工程......
(原題為:《守衞圓明園》)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萬婷婷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圓明園

相關推薦

評論(17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