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江生命力報告④:幹流各段水生態指數高低不一,中下游較差

劉霽

2020-09-27 16:03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9月27日,在“世界河流日”當天,由世界自然基金會、澎湃新聞共同主辦的“把脈長江 科學施策”《長江生命力報告2020》(以下簡稱“報告”)發佈會在上海召開。
在本次活動上,世界自然基金會聯合中國科學院水生生物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中國科學院南京地理與湖泊研究所、長江水利委員會長江科學院、生態環境部環境規劃院、同濟大學長江水環境教育部重點實驗室、武漢大學水利水電學院、清華蘇州環境創新研究院等八家科研院所共同發佈了《長江生命力報告2020》。
世界自然基金會聯合上述八家科研院所於2018年啓動該項目。目的是通過提供一份系統、客觀的長江健康診斷報告,為加強長江流域生態環境保護,落實長江經濟帶綠色發展戰略提綱政策諮鑑,為長江生態系統保護和管理提供政策建議,激發和推動不同利益相關方積極參與長江大保護。
中科院院院士陳宜瑜在報告的序言中表示,目前我們國家正在號召長江“共抓大保護,不搞大開發”,並醫治長江“病症”的關鍵時刻,相信這份報告能夠讓包括公眾、企業在內的社會各界能更通俗易懂地瞭解長江生態系統所受到的威脅,為國家有關部門、流域管理機構與地方政府的決策提供科學支撐,為長江永葆生機活力貢獻一份力量。
世界自然基金會全球總幹事馬可·蘭博基尼説,作為全球第一個完整的流域級指數,長江生命力指數也是一項創新,其概念內涵和評價方法有望在全球範圍內進一步推廣。畢竟,對於世界主要的大江大河來説,在我們更好地瞭解其生命力狀況之前,我們無法扭轉淡水生態系統喪失和生物多樣性下降的趨勢。
馬可·蘭博蒂尼所説的全球一個完整的流域級指數即為長江生命力指數,作為報告的核心,該指數將諸多的指標進行了梳理,選取了具有代表性、指示性、簡潔性、可追溯、且可持續跟蹤的指標,從水文、水環境、水生態三個維度綜合反映長江淡水生態系統的健康狀態。
澎湃新聞作為該《報告》的戰略合作媒體,在報告發布之前,派出記者就長江的水文、水環境、水生態狀況專訪了課題組相關專家,全面解讀長江生命力報告。

水生態指數主要評估長江干流與四湖水生生物的豐富性、多樣性和羣落結構,以及棲息地狀況。水生態是生命力“活”的部分,它的指數高低直接體現了長江是否還有活力,有多大的活力。澎湃新聞專訪了長江干流水生態狀況評價的技術負責人,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博士生導師陳宇順。他對長江干流的水生態評價結果進行了解讀。
長江水生態已處在不太健康的等級
澎湃新聞:水生態在整個長江生命力中是怎樣一個角色,它的指數高低意味着什麼?
陳宇順:水生態是生命力中“活”的部分,即生物的部分,反映了長江的活力。它的指數高低直接體現了長江是否還有活力、有多大的活力。沒有了水生生物,長江就是一缸沒有了活力的水。
澎湃新聞:報告中的水生態評價指標包含水生生物和棲息地指標,長江干流的水生態到底處於怎樣一個水平?
陳宇順:水生態總體處在B-等級,即總體來講,長江水生態已經處在了不太健康的等級,説明了長江確實有病。
其中,長江源區為A,即近幾年來,長江源區幹流魚類物種數、特有種和受威脅物種數無明顯變化。
上游為B-,即與20世紀80年代相比,魚類物種數從過去的161種減少了46種、魚類特有種數從過去的96種減少了27種,魚類受威脅種數從過去的35種減少了18種。
中游為D,即魚類物種數從過去的97種減少了36種,魚類特有種數從過去的38種減少了16種,魚類受威脅種數從16種減少了11種,江豚的數量從過去的902頭減少到現在的193頭,天然漁業捕撈量從過去的40多萬噸減少到現在的8萬噸,魚類的早期資源量從過去的67億尾減少到現在的9億尾。
下游為C,即魚類物種數從過去的112種減少了40種,魚類特有種數從過去的30種減少了5種,魚類受威脅種從過去的8種減少了1種,江豚的數量從過去的1644頭減少到現在的252頭。
中游受各種人類活動干擾頻繁,應開展生境修復
澎湃新聞:長江中游的水生態指數為何最差?
陳宇順:前面我們提到了,中游水生態主要差在魚類早期資源量、江豚數量、受威脅魚種數和天然捕撈量。長江中游處在一個非常特殊的地理位置,是指湖北省宜昌至江西省湖口之間的江段,這個江段在歷史上是我國四大家魚最重要的天然繁育場所,也是其它魚類和江豚重要的棲息地。由於長江上游及其支流水電開發、捕撈、航運、採砂、工農業發展等人類活動的干擾,中游受到的影響較下游大。如水文情勢改變、泥沙量下降、河道阻隔,魚類等水生生物的繁殖、生長的關鍵棲息地退化和喪失、餌料資源嚴重缺乏。再加上過度捕撈的直接和間接影響,因而中游江段的以上幾項指標都非常低,進而影響了長江中游的水生態綜合指數。
澎湃新聞:長江中游魚類早期資源量,其次是魚類特有種、江豚種羣數量和天然漁業捕撈量下降得如此厲害,這對水生態會帶來哪些危害。
陳宇順:長江中游魚類的早期資源量,我們使用了長江干流中游監利江段的四大家魚魚苗的量,這個指標可以比較好地體現長江中自然繁殖的四大家魚的量,它們對上游水電建設及其它相關干擾比較敏感。魚類特有種、江豚和天然漁業捕撈量則從另外幾個方面體現了魚類和江豚對人類活動干擾的生態響應。這些指標下降得越厲害,説明水生態系統受到人類活動的干擾越大,水生態健康受到的危害越大。它們是計算長江中游水生態指數的主要指標,這些指標的變化直接影響整個長江生命力的評估結果。它們是長江生態系統中最重要的幾項生物指標,它們的下降帶來的危害包括魚類等生物資源量和多樣性下降、江豚等旗艦物種的瀕危、以及由此帶來的整個長江水生態系統的健康受到威脅。澎湃新聞:根據數據的可獲得性,報告將長江生命力指數受到的壓力因素歸為氣候變化、河流(湖)連通性的改變和水庫調節、土地利用類型的改變和岸線開發、污染排放、資源利用、外來物種入侵等六大類。各江段的主要壓力因素是如何影響水生態的?
陳宇順:各江段的壓力有一些差異。源頭區主要還是氣候變化的影響,長江源區從1971年開始明顯增暖,相比於40年前,年平均氣温增加了約0.8°C,氣温升高導致冰川后退和凍土退化;氣候變化對長江源區水生生物生活史及其羣落結構的確切影響至今未得到充分的認識和理解。瞭解長江源區水生態系統在氣候變化條件下的響應機制對有效保護和管理長江水生生物多樣性至關重要。
上游區主要是資源利用、河流連通性的改變和水庫調節、土地利用類型的改變的影響。包括上游區過度捕撈以及非法電捕直接威脅上游漁業資源和魚類多樣性,長江上游眾多的水電工程阻斷了魚類的洄游通道、改變了魚類的棲息地,加上長江上游城市羣的發展造成大量濱岸和濕地被侵佔,影響水生生物的生存空間。
中游區主要是資源利用、河流連通性的改變和水庫調節、土地利用類型改變的影響。長江中游兩岸是我國著名的魚米之鄉,漁業捕撈的強度大,一直是長江中游魚類資源衰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中游是四大家魚的主要產卵地。隨着長江上游水庫羣的建成,四大家魚的自然種羣數量急劇縮小,繁殖量逐年降低,產卵規模顯著減少,補充羣體更是出現了連年下降趨勢。此外,中游城市羣發展迅速所帶來的土地開發壓力,也擠佔了水生生物的生存空間。
下游區主要是資源利用、土地利用類型改變和污染排放的影響,長江下游沿岸密佈的化工園區工業廢液排放、農業污染導致營養物質、沉積物和殺蟲劑的排放等嚴重破壞了流域的自然生境狀況。
在相當長時期內,不宜將江豚轉移到水族館等場所
澎湃新聞:報告指出,針對不同區域精準施策。我們發現,在旗艦物種和生物多樣性保護這個關鍵因素,對中游和下游的預期目標均為旗艦物種數量不降低,物種種類不減少。為達到這一目標,中下游應該做哪些方面的努力?
陳宇順:為了達到這一目標,首先需要降低和調整流域內各項景觀壓力因子,特別是在全面禁捕的基礎上控制污染排放、規劃和優化航運和城鎮的發展、嚴格控制採砂、開展生境修復,恢復沿江自然岸線和濕地,對洲灘和次級河道(即被沙洲分隔後沒有航運和航運較少的河道)開展生境修復和生物多樣性提升工作。 江豚 攝影:袁越
加強魚類等重要物種的增殖放流和養護並規範化相應操作如放流物種的種類、數量、規格、季節、頻次、放流地點等,加大力度保護江豚等旗艦物種及其餌料資源的恢復等工作。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工作就是針對這些措施的實施開展配套的生態監測,建立長期生態監測的網絡,多途徑優化監測手段,對生物的多樣性動態進行實時監測。
澎湃新聞:以旗艦物種江豚為例,2018年,農業部長江辦印發了《長江江豚拯救行動計劃(2016-2025)》。計劃指出如果不採取人為干預措施,預測在未來10餘年內,長江江豚種羣極可能下降到野外滅絕的臨界數量。從保護措施來看,遷地保護一直備受各界關注。您如何評價遷地保護所取得成就,遷地保護區的哪些問題會影響保護的成效?
陳宇順:長江江豚遷地保護應該是對一種鯨類動物進行遷地保護的比較成功的範例,也得到了國際同行的認可。目前,應進一步加強遷地保護區江豚棲息地的保護,健全保護區之間個體交換和遺傳管理機制,促進"保種種羣"長期的可持續發展。
同時,要加強保護區的江豚餌料資源的供給、保護區的地方管理及相關政策的配套等,特別是讓保護區的工作深入地方相關政策,提高公眾對保護區工作的關注度和支持度。另外,需要加強遷地保護區江豚種羣與長江天然種羣的基因交流,優化江豚種羣的遺傳特徵。
澎湃新聞:除遷地保護以外,建立人工繁育羣體也是重要保護措施,而當前人工繁育保護工作尚未得到規模性進展。您認為國內的大型水族館是否可以成為作為開展長江江豚飼養繁殖和建立長江江豚繁育羣體的後備場所。
陳宇順:在當前長江大保護的背景下,我們應該結合長江十年禁漁等重大舉措,加強自然棲息地的保護,促進江豚自然種羣數量增加。在現階段,考慮到江豚種羣的總數量並不可觀,我個人認為需要儘可能地減少對天然水體(包括長江干流、鄱陽湖、洞庭湖和遷地保護區)中江豚的干擾,更多地尊重自然,優先讓江豚的自然種羣儘快恢復。
增殖放流和全面禁捕都應加強生態監測
澎湃新聞:報告裏還指出要加強魚類增殖放流,為什麼增殖放流搞了那麼多年,魚類的物種數量還是呈下降趨勢。有關部門曾介紹,即使大規模增殖放流,長江每年的捕撈量也不足10萬噸,約佔全國淡水水產品總量的0.32%。這是不是説明增殖放流成效並不顯著,是不是流於形式了,成活率並不高?
陳宇順:增殖放流在一定程度上應該是提高了魚類的數量,特別是鰱鱅等經濟物種數量的效果比較明顯。但過去捕撈的壓力因子沒有去除,同時生境條件並沒有改善,放流魚類的成活率沒有得到保障,因此資源量還是非常有限。瀕危物種如中華鱘等,限於其關鍵環境和棲息地脅迫因子未減輕,物種瀕危狀況未根本改觀。
另外,就是監測、監測、還是監測的問題。無論是普通的放流魚類還是瀕危魚類,與國際大河相比,長江生態監測一直都是一個弱項,我們缺乏比較好的監測數據。國際大河如美國的密西西比河和歐洲的萊茵河等,都有非常完善的水生態監測體系,開展了大量的水生態監測工作。
中華鱘
我們在長江的監測工作,過去幾十年一直處在零星、片段式的狀態,即不夠系統,沒有形成系統的監測網絡。比如説,我們開展增殖放流,它本身是一件非常有生態學意義的事情,但是,我們在放流之前、放流期間、放流後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沒有對相關的水生生物資源和水生態狀態進行監測,因此,我們就沒法定量地去評估放流的效果,也沒有弄清楚放流可能存在的一些問題。澎湃新聞:2020年7月15日,中國農業農村部副部長於康震在國新辦舉行的政策例行吹風會上表示,今年1月1日,長江流域332個水生生物保護區已按期實現全面禁捕,2021年1月1日起長江流域重點水域將實行10年禁捕。全面禁捕對恢復長江的水生生態有哪些促進作用?十年期限,真的夠嗎?利用這十年,加強水生態保護應從哪些方面着手?
陳宇順:漁業捕撈是直接影響魚類等水生生物物種數量和生物量的因子,其它大多因子是間接因子,具體可以參照中國河流淡水生物多樣性的壓力類型概念分析圖(本報告的技術附錄部分,Chen et al., 2020, Ambio)。因此,開展全面禁捕,就消除了對水生態有直接影響的非常重要的一個威脅因子,這個其實在前面我們分析長江各江段時已經提出,即資源利用是非常大的一個影響因子。
“長江十年禁漁”是中國科學院曹文宣院士提出來的。10年是一個相對值,魚類可以完成一定的繁殖週期,應該也是一個試探性的期限,但在這個期限內,大部分水生生物可以有相對較長時間的增殖和種羣恢復。但在這10年裏,也需要調整其它壓力因子、同時開展生境修復、恢復生物資源量等一起抓。
最後,還是監測的問題,沒有監測就沒有好的數據,沒有好的數據,就沒法定量評估效果,這是我們過去20多年來一直到現在都沒有重視的。如上所述,在開展禁捕的時候,我們沒有對禁捕前、禁捕期、和禁捕後期系統地開展長江水生生態健康的監測。
這樣,就不能夠定量地評估長江水生態系統健康對禁捕這一生態保護策略的響應。現在開始長江禁捕了,很難再找到可以用來開展水生生物監測的船(之前用於科研監測的船主要是通過租用漁民的漁船,現在漁民全部上岸,漁船也就沒有了),沒有了監測的船,長江天險的水生態監測工作就寸步難行。當前,長江水生態監測方面的工作比過去更不樂觀了。
因此,建議相關部門在開展全面禁捕的時候,為科學調查開闢綠色通道,保障科學考察用船的可獲得性和科學考察魚類捕撈證辦理的簡易性,這樣,科學工作者才真正和漁業資源管理者在朝同一個方向努力,共同推進長江生態大保護。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雯琦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長江生命力報告

相關推薦

評論()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