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棲霞金礦事故第八日:救援取得重大進展,後面難度仍很大

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實習生 王璐璐 高雲飛 殷琪蒙 樊簡

2021-01-18 22:35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棲霞金礦事故現場附近路上停滿了各種救援車輛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攝

棲霞金礦事故現場附近路上停滿了各種救援車輛 本文圖片均由澎湃新聞記者 張家然 攝

從山東棲霞金礦事故發生的第七天開始,井下傳來的生命迴音給事故救援帶來極大振奮。
“昨天(1月17日)以來,事故救援工作取得了重大進展,昨天13時55分,3號鑽孔與5中段的巷道貫通,我們與受困人員取得了聯繫,並輸送了給養。”1月18日,在該場事故應急救援指揮部第四場新聞發佈會上,指揮部副總指揮、煙台市委副書記、市長陳飛在發言開始這樣介紹。
1月10日14時,位於山東省煙台市棲霞市西城鎮正在建設的五彩龍金礦發生爆炸事故,井下有22名工人被困。1月17日23時40分許,事故救援隊員收到井下傳上的紙條,“五中段(距地面586.8米處)”現有11人,“六中段(距地面637米處)”有1人,另有10人情況不明。
儘管聽到了好消息,但是救援的難度仍不容小覷。陳飛坦言,“我們的地質情況十分複雜,救援難度很大”,現在“五中段”11人身體狀況總體還是可以的,但是有幾名礦工受傷,受傷的情況還在進一步地聯絡,已經初步下放了一批應急藥物和裝備。
陳飛承諾,會不惜一切代價,窮盡一切手段,同時間賽跑,爭分奪秒做好救援工作,力爭達到最理想的救援效果。
山東棲霞金礦事故應急救援指揮部第四場新聞發佈會現場

山東棲霞金礦事故應急救援指揮部第四場新聞發佈會現場

生命迴音
作為此次救援的指揮者,國家應急救援大地特勘隊總工程師杜兵建親歷了井下傳來生命迴音的全過程。
“17號中午,在距離巷道鑽透還有5米的時候,也就是還有15分鐘就可以鑽透的時候,那個時候我的心情是比較緊張的。想萬一這個東西要是鑽不透怎麼辦?如果鑽偏了怎麼辦?我的壓力是很大的。”在新聞發佈會上,杜兵建説道。
1月17日13時56分許,3號鑽孔與“五中段”巷道貫通,經與被困人員信號聯繫,聽到敲擊迴應聲後,救援隊員抓緊開始下放套管作業,通過套管為被困人員投放給養。
“一開始先連續敲了兩次,間隔兩分鐘後又連續敲了兩次,一共敲擊了四組,堅持了10分鐘。但是沒有迴應,這個時候我心裏是很緊張的,擔心在井下被困的礦工怎麼樣了,發生了什麼事。”杜兵建稱。
停留了十多分鐘後,杜兵建下令繼續敲打,改為一組敲五次。結果,敲了五次以後井下傳來回應,但是不敢確定。於是,救援人員又敲了五次,然後這次底下也是敲了五次迴應。隨後,杜兵建宣佈“有迴應了”。
緊接着,救援人員又敲擊了兩組九次,最後幾次敲擊聲音微弱了,救援人員判斷是“底下人體力不支了,不要跟他們聯繫了”。於是,提起鑽頭髮現,上面確實有石頭砸上的痕跡。之後,套管下去後,救援人員開始將物資往下輸送。
1月17日23時40分左右,救援人員緩緩拽出了輸送物資的鋼絲繩,發現從井下傳回來一張紙條。上面寫道,“我們在井下22人,在五中段有11人,六中段1人,4人受傷,另有10人情況不明。現在大家體力透支嚴重,急需胃藥、止痛藥、醫用膠帶、外用消炎藥,另有3人有高血壓,急需降壓藥。由於井下空氣不流通,炮煙濃度大,現在井下水特別大,望救援不停,我們就有希望,謝謝你們了!”
井下被困礦工還與救援人員取得電話裏聯繫。陳飛透露,“在第一輪投放之後,我們又很快架設了電話,實現了首次通話。據與我們聯絡的井下人員反映情況,五中段現在有11人,據他們給我們講,六中段應該還有1人。六中段的礦工與五中段曾經聯繫過,但是最近這幾天沒有再聯繫。”
棲霞金礦事故現場附近的廠區被徵用為臨時停車場

棲霞金礦事故現場附近的廠區被徵用為臨時停車場

全力救援
收到生命迴音的背後,是來自多家單位幾百名專業救援人員的辛苦付出。
“先後調集了國家應急救援大地特勘隊、山東省煤田地質局第一第二勘探隊、山東省地礦局第六地質大隊、兗州煤礦救護大隊等專業救援隊伍和煙台市消防支隊等共15支532人、388排套救援裝備進駐現場進行救援。”陳飛説,救援力量是很充足的,也是很專業的。
另外,在機械設備方面,在應急管理部的大力支持下,從陝西榆林、安徽淮南等地火速調集了最先進的鑽機設備,千里之外日夜兼程趕往棲霞事故現場,開展打孔作業。
其中,杜兵建所在的國家應急救援大地特勘隊是打通3號鑽孔的英雄隊伍,曾參加過山東平邑坍塌事故等多起國內重大事故救援工作,擁有國內最先進的救援裝備和技術。而來自河北的逆行者救援隊,救援之前克服了疫情防控的困難,來到現場後立即投入救援,並針對清障困難等問題提出了切實有效的救援方案。
在救援方面,志願者也發揮了很重要的作用。
“一位來自煙台市萊陽市的志願者,連續作業80多個小時,發燒38度多仍堅持工作,根據疫情防控要求做完核酸檢測、輸了一天點滴後,又回到現場參與救援。”煙台市應急管理局局長孫樹福介紹説。
棲霞金礦事故救援鑽孔位置平面示意圖

棲霞金礦事故救援鑽孔位置平面示意圖

三大困難
在新聞發佈會上,陳飛透露,在接下來的事故救援中,還面臨3個方面的困難。
一是,豎井清障遭遇很大瓶頸。井筒內障礙物堆積量大,供風排水管路、供電通信線纜等相互交織疊加在一起。井筒內施工空間窄、吊籠斷面小,清障施工難度大。為確保清障過程中的人身安全,提障時作業人員需先行撤離,循環週期長,提升速度慢。
二是,鑽孔面臨複雜地質條件。在礦山救援中,打到600米深處的先例是不多的,其難度主要是,一是金礦的礦化帶位於斷層內,破碎地層極易“卡鑽”,影響鑽孔進度;二是岩層節理、裂隙比較嚴重,導致鑽孔容易偏斜;三是鑽井內出水較多,水導入巷道會對被困人員造成危險;四是靠近礦體的圍巖多是花崗岩,硬度非常高,導致進度緩慢。
三是,井下水位上漲帶來風險。根據鑽探資料和五中段被困人員反饋信息,井下透水嚴重,影響被困人員生存環境。
“要爭分奪秒與時間賽跑,盡一切努力讓被困礦工順利升井。”1月18日,山東省委書記劉家義再次來到事故現場,對救援工作提出這樣的要求。山東棲霞金礦事故救援施工進度示意圖

山東棲霞金礦事故救援施工進度示意圖

事故調查
在緊張進行事故救援的同時,受困人員家屬也已陸續抵達棲霞。
“我們成立了專門的工作力量,靠上做好家屬的服務工作。充分理解家屬焦急的心態,定期與家屬溝通信息、通報情況,儘可能地做好家屬的疏導工作。廣大家屬也十分配合,支持我們的救援工作。”陳飛透露。
同時,事故應急救援指揮部專門成立了生命通道聯絡保障組,由陳飛擔任組長,公安、消防、醫療、通訊人員24小時值班,隨時做好被困人員健康保障工作。
另外一個備受關注的問題是事故原因的調查工作。
陳飛表示,已經同步啓動事故調查工作。山東省應急廳牽頭組織了事故調查組,將嚴格依法依規依紀開展事故調查,絕對不會讓任何一個細節漏掉,讓任何一個責任人漏掉。也將依法依紀實事求是、客觀公正地做好事故調查。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鍾煜豪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棲霞金礦事故

相關推薦

評論(21)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