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拒博導索賄後發論文被阻、遭退學?中大學風辦:純屬誣告

澎湃新聞記者 吳怡 實習生 李哲

2020-11-26 06:38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暗示索賄、論文抄襲、阻撓畢業、強制退學……近日,中山大學數據科學與計算機學院2012級博士生陳兵(化名)在網絡上發佈舉報帖:博導因索賄失敗阻攔自己發論文,致使自己無法畢業慘遭退學。
該事件引起廣泛關注。11月24日,澎湃新聞(north-outlet.org)從中山大學研究生院質量管理與學風建設辦公室(以下簡稱“中大學風辦”)瞭解到,校方一年前即已獲知陳兵對於博導的相關舉報,並對部分舉報內容進行了核查。核查結果為:陳兵舉報導師學術不端、對其不進行學術指導並阻攔其畢業,以及學校不允許其查看畢業論文外審結果等説法,均與事實不符,屬於誣告。   
同日,舉報人陳兵在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則反駁稱,他對學校的説法不予認可,要求學校拿出相關證據。
這起導師與博士生的糾紛陷入了羅生門。
舉報:發論文被導師阻撓,遭學校強制退學  
日前,一則題為《中山大學計算機學院某老師的博士生,因拒索賄被暗箱加違規操作退學》的舉報帖在知乎、bilibili(簡稱“B站”)等平台上發佈。
舉報帖的發佈者陳兵自稱是中山大學數據科學與計算機學院某老師2012級的全日制博士生,他舉報稱,自己在該老師麾下讀博期間,曾多次遭遇導師的索賄暗示與威脅。在索賄失敗後,導師對他採取了完全孤立措施,沒有對他再進行任何學術上的指導,並且不允許他發表論文,直至其被拖滿七年的博士學習期限,於今年3月17日被學校強制退學。    
根據陳兵發佈的舉報帖內容和他接受澎湃新聞採訪時所陳述的顯示,從入學到被退學這個過程,他做出了一系列的“鬥爭”。
以下是他單方面的陳述:
陳兵稱,剛開始導師暗示向他索賄,他裝着不知道想混過去。後來他發現導師的一篇論文存在問題,就提了一嘴,導師便對他起了疑心。兩人徹底翻臉是在陳兵給導師當助教的過程中,有一次提前告知課上本科生的課程成績,導師説這是“巨大的教學事故”,在辦公室大罵讓其“滾”。“這次之後徹底就沒怎麼聯繫了。”   
陳兵説,第一年導師就開始孤立他,不讓他發文章。如果他發文章掛了博導的名字,期刊雜誌社需要通過郵件確認作者時,導師並沒有回覆郵件,導致他被一些期刊雜誌社列入黑名單,甚至直接退稿。“所以這7年來,我根本就不能發文章。”
到了2018年,陳兵眼看着如果再不發論文就不能畢業了,就以個人名義發了一篇文章。2019年,他覺得自己已經達到學院認可的畢業基本條件,並開始着手準備論文答辯。但在3月份的博士論文送審過程中,導師拒絕在他的論文外審申請等材料上簽字,理由之一是:在論文成果表中,陳兵以個人名義發佈的這篇論文沒有我的名字,我不承擔責任。舉報帖公佈的錄音顯示,學院解釋不同意陳兵參加外審的原因是導師擔心論文質量有問題。圖源:B站視頻

舉報帖公佈的錄音顯示,學院解釋不同意陳兵參加外審的原因是導師擔心論文質量有問題。圖源:B站視頻

此後,陳兵向學校和學院進行申訴,並在向中山大學校長辦公室反映了之後,得到自己論文進入外審程序的消息。
但直到今年5月份,他一直沒有等到論文的外審結果。在他的質問之下,學院告知他要在一段“關於某老師(博導)索賄一事證據不足不符合事實”的材料上簽字,才能告知其外審結果。他簽過字後,學院直接告訴他外審沒有通過,並讓他準備申請結業證。並且,他被拒絕查看任何外審相關信息。
7月份,他按照規定向學校申請第二次外審,但在9月再次得到了“沒有通過”的結論。同時,學院告知他準備退學。
陳兵稱,這兩次外審的過程都是由學校操控,他自己沒有提交和填寫任何相關材料,並且學院拒絕給他出示最後外審意見和結果,只是予以口頭上的告知。
為此,他以懷疑論文外審存在暗箱操作為由,向學校紀委反映,並要求查看外審相關信息,但沒有得到任何答覆。
早在今年5月份,學校就已將一紙退學通知書寄到他家中。通知書顯示,學校以“在學校規定的最長學習年限內未完成學業”為由,決定給予其退學處理。通知文號為“中大研院[2020]7號”。
陳兵出示的這封通知書的落款處寫明,出具時間為2020年3月17日,並加蓋了“中山大學研究生院(1)”的公章。與此同時,他在學信網上的註冊信息也顯示自己已於2020年2月24日退學。
根據中山大學關於印發《中山大學研究生學籍管理規定》的通知(中大研院〔2020〕33 號)顯示,博士研究生(含碩博連讀研究生的博士階段)在校最長學習年限為7年。  
從2012年9月入學,到2019年下半年,陳兵在校已經超過了7年的年限。
但對於學校上述的處理方式,他表示並不認可,質疑該通知的真實性。陳兵在中山大學研究生院的官網上搜索該通知的相關信息,最後只找到一份題為《關於啓動2020年中山大學博士生國外訪學與合作研究項目資助計劃的通知》,文號為“研院[2020]7號”。除此之外,並無其他更為接近的通知材料。中山大學出具的退學通知、學信網關於陳兵的學籍信息,以及中大研院官網上的7號文件。 圖源:舉報者

中山大學出具的退學通知、學信網關於陳兵的學籍信息,以及中大研院官網上的7號文件。 圖源:舉報者

除了上述舉報,陳兵還曾於今年6月在知乎上發佈了一篇名為《中山大學計算機學院某教授的大量論文涉抄襲》的帖子,舉報其導師存在學術不端的行為。陳兵稱,其導師於2011年在IEEE Transactions on Computers上發表的一篇文章,其算法思想是對另一篇國外論文的抄襲。  
中大學風辦:相關指控純屬誣告
11月24日,澎湃新聞記者就陳兵舉報帖中所反映的內容,聯繫了中大學風辦。該辦公室工作人員表示,舉報人對其導師學術不端並惡意阻撓其畢業一事的指控,純屬誣告。   
據上述工作人員介紹,中大學風辦一年前就已獲悉此事,並對舉報人本人、被舉報人、學院以及學院的同學進行調查取證。根據當時所得到的調查結果顯示,舉報人關於導師不提供學術指導、學院對論文外審結果不予告知等指控,均與事實不符。舉報人所給出的證據,也均不成立。
他表示,導師、學院等方面的説法是已經給過該生指導,且學院沒有必要不讓該生查閲外審意見與結果,“犯得着瞞他嗎?”
同時,上述工作人員還評價稱,該生成績很差,曾經有假冒導師之名註冊郵箱在期刊上投稿的學術不端行為。導師之所以拒絕該生參加外審,是因為其論文質量根本不合格。  
那為何最後還是同意論文進入外審?該工作人員迴應稱是因為陳兵在學院鬧事。“外審之前,他就已經在學校鬧事了。後來就給他説,既然這樣的話,那就去審吧”。最後審出來的結果是:兩次均不合格。
至於陳兵對其導師論文涉嫌抄襲的舉報,該工作人員表示,導師論文並不存在問題。“第一,我們找專家來評議過;第二,他所説抄襲那篇論文的作者,其實老師在寫論文之前,跟該論文的作者是有過溝通的,並且在論文中也寫了引用。”
中大學風辦另一位工作人員對此也給出了相同的説法。她表示,當時學校曾為此事辦過專家會,並且上過學風建設委員會,最後得出的結論是:該老師不存在抄襲行為。
至於導師是否有過索賄暗示等違法違規行為,中大學風辦的工作人員表示,此事不歸他們負責,要找學校紀委詢問情況。
當日下午,中山大學紀委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回覆澎湃新聞採訪時表示,當時的審查結果他們已經告知該生,具體結果目前不方便對外透露。
此外,澎湃新聞還就舉報人論文外審過程與退學流程等問題,致電中山大學研究生院培養與質量管理處以及中山大學數據科學與計算機學院,工作人員均表示,具體情況以學校官方迴應為準。
舉報者回應:不認可學校説法,要求出示證據
11月24日晚,就學校上述的相關回應,澎湃新聞再次採訪舉報者陳兵,他表示,並不認可學校的任何説法,要求學校拿出相關證據。
陳兵表示,他對中大校紀委和學風辦的審查過程並不清楚,他們也並沒有就審查事宜找過自己,最後他本人也從未收到任何關於審查結果的答覆。
至於校方所説的其舉報信息不實,以及他個人“學習成績差、曾冒用老師郵箱私自發論文”等行為的説法,他都予以否認,“除非學校給出相關證據”。
陳兵反駁稱,學校上述這些説法並非官方正式聲明,任何非官方書面形式的答覆,都可以被賴掉。
但他拒絕透露更多證據。“除非他們蓋公章寫公文之後,我再來談。”至於自己還將提供什麼證據,陳兵表示將看學校如何迴應,“他們走一步我就對一步,沒有任何證據的時候,我都認為他們不是對的。”   
而中大學風辦的工作人員表示,具體審查結果是否公開,要聽從學校的安排。
當日下午,澎湃新聞曾多次通過電話和短信聯繫陳兵的導師。截至發稿,尚未得到任何回覆。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蔣子文
校對:張豔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學術不端,中山大學

相關推薦

評論(455)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