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摘帽:脱貧標準是什麼?

杜樂樂/央視新聞

2020-11-23 18:03

字號
今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實現之年,是全面打贏脱貧攻堅戰的收官之年。今天(23日),貴州宣佈最後9個深度貧困縣退出貧困縣序列,這不僅標誌着貴州省66個貧困縣實現整體脱貧,這也標誌着國務院扶貧辦確定的全國832個貧困縣全部脱貧摘帽,全國脱貧攻堅目標任務已經完成。下面一起來看看832個貧困縣所在22個省份宣佈貧困縣“清零”的時間線。 
去年12月23日,西藏的貧困縣“清零”;今年2月22日,重慶的貧困縣“清零”;2月26日,黑龍江的貧困縣“清零”;接着,陝西、河南分別在2月27日和28日宣佈貧困縣“清零”;隨後,海南和河北兩地,2月29日同一天宣佈貧困縣“清零”;3月2日,湖南宣佈所有貧困縣退出貧困序列;3月5日和6日,內蒙古和山西分別宣佈貧困縣“清零”;4月11日,吉林的貧困縣“清零”;接下來,4月21日、4月26日、4月29日,青海、江西、安徽相繼宣佈所有貧困縣退出貧困序列;9月14日,湖北的貧困縣“清零”;11月14日,新疆和雲南在同一天宣佈貧困縣“清零”;接下來,寧夏、四川、廣西、甘肅,分別在11月16日、11月17日、11月20日和11月21日相繼宣佈所有貧困縣退出貧困序列;今天(11月23日),貴州最後9個縣退出貧困序列,貴州的貧困縣實現“清零”。 
最難完成的脱貧,如何啃下硬骨頭?
寧夏西海固地區地處寧夏中南部,歷史性的缺水問題,讓聯合國專家在48年前的考察後表示:“這裏不具備人類生存的基本條件。”早年這裏也曾有過引入黃河水解水困的想法,但受基礎設施限制,每年僅能灌溉一次無法滿足農業需求。
11月16日,寧夏最後一個貧困縣——西吉縣——脱貧摘帽,也標誌着曾有“苦瘠甲天下”之稱的西海固地區從此告別絕對貧困。作為脱貧攻堅戰中最難啃的一批骨頭,它是如何一塊一塊被啃下來的呢? 
寧夏:西海固用上黃河水,告別絕對貧困 
2019年,在3.93億元的預算投入下,這一當地歷史上投資最大的水利單體項目開工建設。過程中黃河水含沙較大對輸水管材質壓力的問題,也被新的焊接工藝攻克。11月5日,固原市原州區黃鐸堡鎮何家溝水庫正式開始蓄水,盼水盼了幾個世紀的父老鄉親們終於盼來了黃河水。寧夏頭營鎮何家溝村村民:我們是乾旱山區,我們能用上黃河水,這是趕上了好時代。旱田澆灌上黃河水以後,就可以在這裏打造高效的冷涼蔬菜基地,每年能創造3億多元的產值,是過去的10倍以上。
新疆:易地扶貧搬遷,後續扶持跟得緊 
阿克陶縣位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西南部,高寒山地佔全縣總面積的96.4%。通過易地扶貧搬遷,上萬名貧困人口陸續走出深山。牧民阿西爾·塔依爾2017年住進了扶貧搬遷安置點嶄新的樓房,還領到了温室大棚,然而第一年種植温室大棚效益並不好,他一度想回去繼續放牧。 新疆阿克陶縣崑崙佳苑易地搬遷安置點居民 阿西爾·塔依爾:村幹部和我説你沒有經驗的話,可以請有經驗的人教。 村裏一方面選派技術員手把手地教,一方面聯繫客商幫他找銷路。掌握了西紅柿、豇豆等作物種植技術的阿西爾在2019年年收入達8萬多元,一舉摘掉了貧困帽子。而通過對貧困户精準“把脈”,定製幫扶,阿克陶縣的2675户貧困户均已達到脱貧摘帽的標準。 
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今天全部脱貧摘帽。那麼達到什麼樣的標準才算脱貧呢?國務院扶貧開發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永富在今年3月的發佈會上表示,中國的脱貧標準是一個綜合性的標準,包含“一收入、兩不愁、三保障”。
判定脱貧標準:“一收入兩不愁三保障” 
“一”就是一個收入。國家的收入標準是2010年的不變價農民人均年收入2300元,按照物價等指數,到去年底現價是3218元,今年為4000元左右。
“二”就是不愁吃、不愁穿。目前已經做到。
“三”就是“三保障”。一是義務教育有保障。二是基本醫療有保障。目前所有建制村都已有衞生室和村醫,能夠保障貧困人口有地方看病、看得上病。此外,還有基本醫療保險、大病保險和醫療救助三項制度,保障貧困人口的基本醫療。三是住房安全有保障,近幾年我國已解決了800多萬貧困户的住房安全問題。
(原題為《全國832個國家級貧困縣全部脱貧摘帽 脱貧的標準是什麼?答案在這裏》)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姚俊俊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國家級貧困縣,脱貧

相關推薦

評論(138)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