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話|王書金堅稱是聶樹斌案真兇:“刑期改不了,事要説清”

澎湃新聞資深記者 王選輝

2020-11-19 11:02 來源:澎湃新聞

字號
備受關注的王書金案進入死刑複核程序7年後被髮回重審。2020年11月20日,該案重審將在邯鄲市中級人民法院開庭審理。
經過這麼多年,鐵窗內的王書金有什麼變化,如何看待重審?是否還堅持自己是聶樹斌案背後兇案的真兇?11月18日,王書金代理律師朱愛民到磁縣看守所會見了王書金,澎湃新聞委託律師代問了一些問題。
聶樹斌案,仍是王書金的一個心結,他堅持自己就是真兇,“刑期改變不了,但事要説清楚”。
對於此前兩級法院未認定其是張某芬被害案真兇一事,王書金也稱自己一直承認這個案子,“他們沒認定,我也沒辦法”。此次最高法將該案發回重審,王書金覺得“又了了一個心願,心裏又少了一個負擔”。
對於即將面臨的刑罰制裁,王書金説並不抱希望可以不判死刑,希望自己“早點結束早點走”,“我沒什麼説的,殺了人活不成”。
以下為對話全文
澎湃新聞:你是什麼時候知道自己的案子又被最高人民法院發回重審的?
王書金:2020年11月6日。
澎湃新聞:最高法發回重審裁定中提到,由於張某芬被害案出現了新的證據,需要重審審理和判決。這個案子你還記得清楚麼?
王書金:我記得清楚。(律師備註:這個過程涉及個人隱私,暫不能對外。)
澎湃新聞:歸案後你是怎麼供述自己在張某芬案中的情況,怎麼找到被害人屍骨的?
王書金:我在河南就交待過,回到廣平辨認現場,一次就找到了案發現場。
澎湃新聞:此前,邯鄲中院和河北高院都未認定這起命案是由你所為,你是怎麼看待當時的認定?
王書金:我交待了,他們沒認定,我也沒辦法。我一直承認這個案子。
澎湃新聞:如今最高法又因為張某芬被害案將案件發回重審,你怎麼看待最高法的這個決定?
王書金:案子又重審了,又了了一個心願,心裏又少了一個負擔。
澎湃新聞:這次開庭,你自己的供述會有新的變化麼?
王書金:沒有。
澎湃新聞:此前你一直自稱是聶樹斌案背後兇案的真兇,所以備受關注,但這個一直未被法院認定,到現在你對這個案子還有什麼要説的?
王書金:刑期改變不了,但事要説清楚。
澎湃新聞:至今你還是堅持是自己乾的麼?
王書金:是。
澎湃新聞:現在一些網友質疑説,王書金這麼做,是想渾水摸魚、把事情攬下來多活幾年,你怎麼看待這種説法?
王書金:我沒什麼説的,殺了人活不成。有些人就是胡説八道。
澎湃新聞:關於你的案件量刑的問題,你現在還覺得有希望不判死刑麼?
王書金:沒有。一開始就知道,所以也不希望。
澎湃新聞:過去這些年,你覺得自己有沒有一些變化?
王書金:有,早點結束早點走。要説變化,原來除了幹活掙錢,什麼都不知道,現在我也願意看電視的新聞聯播、法治欄目,關心反腐敗,還有冤假錯案,律師權利等等。我看現在發展的(情況),城市和農村沒啥差別了。
澎湃新聞:如果最終仍認定死刑,能平靜接受麼,還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
王書金:能。也沒啥特別想做的事了。我在2011年11月的時候就説,等到執行的那一天,把我的遺體捐出去。辦成了,對社會做點貢獻。辦不成,也沒啥遺憾的了。
(注:對話內容由王書金講述,律師朱愛民記錄轉述)
(本文來自澎湃新聞,更多原創資訊請下載“澎湃新聞”APP)
責任編輯:湯宇兵
澎湃新聞報料:4009-20-4009   澎湃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鍵詞 >> 王書金案,聶樹斌案真兇

相關推薦

評論(251)

熱新聞

澎湃新聞APP下載

客户端下載

熱話題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