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俊
區塊鏈從業者

我是區塊鏈從業者陳俊,區塊鏈將如何飛入尋常百姓家,問我吧

未來10年,區塊鏈技術可能將釋放巨大的威力,區塊鏈網絡將成為像今天的電信網和互聯網一樣的社會基礎架構,成為每個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當今,區塊鏈已有哪些落地應用?區塊鏈和虛擬貨幣之間又有怎樣的關係?
我是陳俊,區塊鏈3.0開發平台ArcBlock副總裁,出版新書《區塊鏈實戰:從技術創新到商業模式》。如果您對上述問題感興趣,歡迎向我提問!
143
百科 2020-09-15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覆,開始提問吧!
20個回覆 共21個提問,

熱門

最新

NakeHe2020-10-10

能不能用區塊鏈技術給全世界每個人一個獨一無二真實有效通用的身份id

陳俊 2020-10-22

你提了一個很好的問題。隨着區塊鏈相關的解決方案層出不窮,人們開始意識到如果真的要讓區塊鏈項目商業可用,身份ID是一個不得不解決的問題。如果沒有一個安全可行的用户身份管理方案,區塊鏈應用將是空中樓閣。
目前業界探索運用區塊鏈技術實現的去中心化身份的體驗和用途與我們目前習慣的中心化身份截然不同:首先,你將不只有一個去中心化身份,而是依據身份場合需要的不同擁有無數不同的去中心化身份,每一個去中心化身份都給你一個單獨的終生加密的私密渠道與其他個人、組織或事物交互溝通,因此更好的選擇你的身份來交流,更好的保護你的隱私,傳統互聯網的“人肉”現象將不會再發生;去中心化身份將不僅用來證明身份,而且可用來交換可驗證的數字證書;最棒的是,每個去中心化身份直接登記在區塊鏈或分佈式網絡上,無需向中心化註冊機構申請。
實現一個用户能自主創建、完全去中心化的身份管理,是遠在區塊鏈誕生之前、堅持互聯網“去中心化”初心的極客和專家一直追求的目標。然而,OpenID等多個解決方案之所以未能奏效,是因為在技術上永遠繞不開“認證中心“,一旦需要這個認證中心,就背離了初衷,而且因為涉及到中心的認證,不僅存在隱私和安全問題,多個主體間的去中心化身份也是互相隔斷的。
區塊鏈的出現,恰恰解決了中心化身份ID最大的問題。區塊鏈技術的難以篡改、哈希加密的特性,讓建立標識唯一、人皆可信,去中心化運維的身份系統得以實現。今天,無處不在的移動網絡服務能夠讓人們一直保持在線狀態,智能手機的普及讓幾乎人人都隨身攜有一台計算能力強大的電腦,近兩年O2O的成熟讓掃描二維碼成為最常見易行的用户行為。這些互聯網技術進步和模式演變又讓DID能夠實現流暢良好的用户體驗。
關於區塊鏈支持的去中心化身份,詳見我們的中信新書《區塊鏈實戰:從技術創新到商業模式》第四章內容。

現在普通人能買比特幣不?要咋買?

2020-09-25

老百姓怎麼還感覺不到區塊鏈帶來的好處?

陳俊 2020-10-03

請問,在區塊鏈技術上推出區塊鏈版的“HTTP”大約還需要多久?

陳俊 2020-09-23

當區塊鏈版的“HTTP”推出以為,會對普通百姓的生活產生哪些實際影響?

陳俊 2020-09-23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43

您的這個問題看似簡單,實際上觸碰到了對古埃及圖像比較“硬核”的理解。可謂大隱隱於問答區啊!
我的答案也比較玄乎:是,也不是。對埃及人,是,對我們,不是。怎麼解釋呢?且聽我給您掰開了揉碎了講。
對於“像”與“不像”一個人這件事兒,現代人和古埃及人的觀點差得八丈遠。我們現代人,尤其是從西方美術的視角來看,一個圖像要“像”一個東西或者人,必須在細節上和真實的事物和人物儘量接近。埃及人的“像”比較不同。古埃及人説“像”叫“twt”(發音類似“圖特”,一般做動詞指“和...像”,名詞指“圖像”、“形象”。比如著名的法老圖坦卡蒙,Tutankhamun裏頭的“圖”就是“形象”這個詞)。這個詞兒例句很多,咱們看一句就明白了。哈特謝普蘇特女法老在卡爾納克神廟修了個方尖碑,碑文説她和阿蒙神的關係如何親近,最後修了這個碑。然後她跟底座兒上刻了句話説當人們見到這個方尖碑的時候會知道我不是在吹牛而是驚歎“這個和她多像啊”!其實這裏指她和這個碑上描繪的自己與阿蒙的關係是一樣的。從這個例子(以及其他類似的話)學者們認為埃及人的“twt”指的並不是圖像和事物相似,而是包含很多其他方面的。比如小明行的端做得正,是個好人中理想的典範,人們聽到了小明的事蹟就會説“這和小明多像”。這裏的“像”是一種對事物理想的屬性的像(好人),而不是光學現象層面的像(小明)。咱們中國人可以照“得其神”來理解。所以,埃及的雕像、面具描繪的是一個人作為國王、貴族或死者,理想中應有的面貌。雖然並不一定像其本人,但是刻上名字就可以説是本人了。
因此,對於我們而言,這兩個面具可能不像死者,但是對埃及人而言,這就是死者應有的模樣。尤其是黃金裝飾的臉部,描繪的是一個神(神的皮膚是黃金的),表達了死者經過來生的變化,幻化為近似神祇的存在。
再次感謝您的提問,牽出了一個埃及學上重要的觀念,還順道兒學了個古埃及語單詞呢。

36

您這個問題很好,這樣的發現往往會有新的發現。有的時候是從未見過的物質文化,有的時候則是能豐富我們之前對埃及文化的理解。可惜的是,目前出來的信息還是很少的:除了埃及官宣外,各大媒體對這次發現的報道都還是非常籠統的,要想知道具體有沒有全新的發現,我們還是要耐心等待考古發掘報告。不過僅僅從新聞中的信息,我們就已經能看出有哪些可能的新東西了。首先是木棺,雖然我們已經發現過了大量的木棺了,但是我們對木棺的瞭解還是有很多空白的。比如對於第26王朝到托勒密王朝的木棺,學界知道的還是很有限,因為埃及學家之前更重視新王國和新王國晚期的木棺(那個時候是古埃及棺發展的高峯,非常漂亮)。這次的發掘我們不知道會不會有新的,前所未見的風格,但是這次的發現會提供大量的數據,讓我們能更好地和已有的發現做對比,強化我們對這一時期木棺整體風格的認識。而且更可貴的是,這次的木棺是有出處的。換句話説,我們知道是在薩卡拉地區發現的。這樣我們就能知道孟菲斯地區木棺的具體風格,這樣我們就可以順藤摸瓜,看看之前發掘的,不知道是什麼具體年代和地區的棺,是不是和這些棺相吻合,從而解決斷代的問題。當然啦,發現了木棺就有可能會發現這個地區的木棺作坊,為我們瞭解這個地區的經濟提供了很好的數據。其次就是棺材裏頭的木乃伊了,這次完全是沒有打開過的,非常可貴,説不定會有新發現。一來是對這些完整的木乃伊做分析,我們對晚期木乃伊的製作方法可能有更好的認識。二來更可貴的是木乃伊本身是人類遺骸,保留了很多埃及人生前的信息,其中最有意義的可能就是古代疾病了。也許我們從中可以看到我們現代社會面臨的疾病在古代是什麼樣,埃及人是如何應對的。這個對醫學史會有很好的貢獻。另外我們通過對骨骼和組織的分析還可以更好地瞭解這些人的生存狀況,更好地瞭解這些彩棺背後的主人到底是不是貴族,他們到底是不是有錦衣玉食的生活。有時候答案會是很驚人的。
感謝您緊貼學術前沿的提問,希望您繼續關注這次的重大發現!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