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化雨
四川師範大學歷史系副教授

我是川師大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王化雨,關於宋代政治史,問吧!

熱鬧的市井生活、豐碩的文化成果、繁榮的商品經濟、先進的制度設計……近年來,宋史在公眾領域中頗受關注,人們對宋代的瞭解一反“積貧積弱、內憂外患”的刻板印象,更全面、更多元、更具活力的宋代逐漸出現在後人眼前。那麼,在這樣一個時代,宋代政治呈現出何種樣貌?
我是四川師範大學歷史文化學院副教授王化雨,主要從事宋代政治史研究,著有《面聖:宋代奏對活動研究》等作品。宋代上層精英、統治者是如何思考與溝通的?宋代的皇帝究竟是何形象?他們與大臣之間關係是怎樣的?關於宋代政治史,歡迎向我提問!
11k
思想 2020-02-11 進行中...
新穎、大膽、專業、有趣的好問題更有機會獲得回覆,開始提問吧!
594個回覆 共633個提問,

熱門

最新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2個回答

請問您,王老師,您上課視頻有嗎?可以發出來嗎?

王化雨 2天前

王老師,在《面聖》一書中配上皇城地圖更好。

王化雨 2天前

請問老師宋朝商業税是否超過了農業税

查看此問題的另外1個回答

請問老師,您覺得斧聲燭影傳言的真實性如何

王化雨 2020-11-16

熱新聞

熱話題

熱評論

熱回答

24

您這個問題很好,這樣的發現往往會有新的發現。有的時候是從未見過的物質文化,有的時候則是能豐富我們之前對埃及文化的理解。可惜的是,目前出來的信息還是很少的:除了埃及官宣外,各大媒體對這次發現的報道都還是非常籠統的,要想知道具體有沒有全新的發現,我們還是要耐心等待考古發掘報告。不過僅僅從新聞中的信息,我們就已經能看出有哪些可能的新東西了。首先是木棺,雖然我們已經發現過了大量的木棺了,但是我們對木棺的瞭解還是有很多空白的。比如對於第26王朝到托勒密王朝的木棺,學界知道的還是很有限,因為埃及學家之前更重視新王國和新王國晚期的木棺(那個時候是古埃及棺發展的高峯,非常漂亮)。這次的發掘我們不知道會不會有新的,前所未見的風格,但是這次的發現會提供大量的數據,讓我們能更好地和已有的發現做對比,強化我們對這一時期木棺整體風格的認識。而且更可貴的是,這次的木棺是有出處的。換句話説,我們知道是在薩卡拉地區發現的。這樣我們就能知道孟菲斯地區木棺的具體風格,這樣我們就可以順藤摸瓜,看看之前發掘的,不知道是什麼具體年代和地區的棺,是不是和這些棺相吻合,從而解決斷代的問題。當然啦,發現了木棺就有可能會發現這個地區的木棺作坊,為我們瞭解這個地區的經濟提供了很好的數據。其次就是棺材裏頭的木乃伊了,這次完全是沒有打開過的,非常可貴,説不定會有新發現。一來是對這些完整的木乃伊做分析,我們對晚期木乃伊的製作方法可能有更好的認識。二來更可貴的是木乃伊本身是人類遺骸,保留了很多埃及人生前的信息,其中最有意義的可能就是古代疾病了。也許我們從中可以看到我們現代社會面臨的疾病在古代是什麼樣,埃及人是如何應對的。這個對醫學史會有很好的貢獻。另外我們通過對骨骼和組織的分析還可以更好地瞭解這些人的生存狀況,更好地瞭解這些彩棺背後的主人到底是不是貴族,他們到底是不是有錦衣玉食的生活。有時候答案會是很驚人的。
感謝您緊貼學術前沿的提問,希望您繼續關注這次的重大發現!
關於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聯繫我們 廣告及合作 版權聲明 隱私政策 友情鏈接 澎湃新聞舉報受理和處置辦法 嚴正聲明